小公告:剛剛似乎有吃文現象,重發一次。(不然就是我電腦有病)
該不會是盜文!?

 


【噗浪
Play – 人格遊戲】隱夜。【微H注意】

──僵持背後是慾火般的燃燒。

 

      蒼夜略崩壞有。

      劇情有。

      隱月,畢竟蒼夜弱點是血月嘛ww

 

然後如果要直接看R的同學請慢慢等,一句一句從頭到尾看過!前面3000多字我寫的很累啊!混帳!(?

 

+*+*+*+*+*+*+*+*+*+*+*+*+*+*+*+*+*+

 

隱耶一直認為自己是罪惡的。

 

他騙了眾人他是所謂的『吸血鬼』,其實他是有嗜血症狀從醫院逃出來的人罷了。

 

加上了傳說,他可以在被他迷幻的人身上找尋一點點,可以讓他感到快樂的依據。在酒吧中尋覓適合的人,依血液中所透露出來的氣味,說不定他還真的是吸血鬼吧。

 

黑色的碎髮可以綁成小小的馬尾散落在後頸,銳利的眼神如鷹一般,總是能讓他發現獵物,而迷人且英俊的外表可以擄獲女人的心,血液則因為興奮變得更甜美。

 

隱耶穿著一身白,笑容試圖把他從夜晚的罪拉回白日的輝。他跟公司高層握手,談話。這樣慈善晚會簡直就像是變相的相親。

 

為了生活,就算是可以只靠動物鮮紅活下的隱耶,也不得不顧及其他地方,而讓自己的欲望可以更容易獲得救贖,他選擇去當醫生。這是一個好工作,隱耶也可以控制自己的嗜血想望,雖然醫院的消毒水味讓血液的味道感覺變調又噁心了些,反正他也不想去吸食那種有毒的病物。

 

慈善晚會是醫院的院長為了慶祝女兒的生日且因女而要求所辦的,男男女女穿著一身華服,笑容是否虛偽,隱耶現在不想得知。

 

這樣的他也夠虛偽了吧?

 

「抱歉,這位先生你擋我的路了。」冷硬的嗓音在身後以一種優雅的方式到達隱耶耳邊,他猛然一震,睜大了眼,轉頭一看剛好對到男人的眼。

 

兩人身高沒差太多,但很顯然對方略高一籌,男子的眼像是快要燃燒起來的冰之火,沉靜中帶著烈焰,光明下又充斥著黑暗。

 

是一種充滿迷惑的感覺。

 

隱耶愣著,但男人早就閃身而過。擦身而行的瞬間,他在空氣中聞到不同的血液味道,並不是非常甜美的,但就是股吸引力在拉扯著自己似的。

 

他渴望他。

 

不……!隱耶皺眉,這種恐怖的念頭從何來?他不是喜男男戀的,就算流翼那傢伙喜歡也不代表他就得喜愛吧?

 

隱耶認為那種是比自己還不合天理的東西,不管是男男還是女女……光想到就覺得噁心。他把自己那種無恥的念頭從腦海中刪除,轉向往陽台──般般小說會出現女主角的地方──那向來是最好獵物的所在處之一。

 

他帶著微笑,推開了門。涼風像是戀人的臂膀一樣把他圍住,有些冷冽的空氣反而讓隱耶感到舒服,宴會廳太悶熱了,那些人的血液都是濃稠又討厭的味道和顏色,隱耶才不想去碰。

 

果然,他看到一名身穿白色禮服的少女,頭髮顯然是假的,但卻是非常漂亮的金色,在月亮照射下,看起來竟有些虛幻,半銀半金,從側面來看,少女的眼瞳是最燦爛的碧綠,比寶石還輝煌,比鑽石還耀眼。

                                                                                                                                               

──雖然說起來可能只是一般的綠眸罷了。

 

隱耶微笑的意義感覺真誠了些,這樣才對,迷人又可愛的女性才是他喜歡的!「不好意思……」他輕聲詢問。

 

少女轉過頭來,並沒有像隱耶一樣笑容可掬,反而是兇狠的瞪了一眼。看到對方露出這種表情,他笑了。「這位小姐在等人?」如果少女生氣感覺會很有趣吧?隱耶就算不是M,對於神采奕奕的女性他還比較喜愛的。

 

少女皺眉,「不……我……嗯、算是吧。」對方的嗓音柔和,卻顯低沉點。

 

「那麼我──」他輕柔的抓住對方的手。

 

「放開老子的人。」冰冷的嗓音是似曾相識,隱耶不用抬頭就知道是剛剛遇到的那個男人。

 

呿。他看著男子抓住自己的手,力道對他人來說很痛吧,但如果是他的話──隱耶毫不費力的甩開手,空氣中又是男子奇特又誘人的血液味道,他猛然深吸一口氣。

 

啊啊、真甜美呢。

 

他是否不需要抑制自己渴望他的衝動?隱耶涼涼的看了對方一眼,不出所料,對方氣極了。少女則是驚恐的看著自己,現在是什麼情況,三人面面相距。

 

「抱歉。」他冷冷的說了一句,隱耶看著男子,他的體型沒自己想像的那麼壯碩,反而是帶有肌肉的略瘦身材。

 

男子挑起眉,隱耶讓他再度抓著自己的手腕,他低頭看看自己纖白的手,對方的手竟然比自己的還要白皙!甚至到了病態的程度。

 

他半抬頭的打量著對方,他知道對方也是。他不急,隱耶從眼角看到少女趁兩人對峙的時候偷偷逃跑了,他輕輕聳了個肩,速度快到沒讓那雙有血紅眼睛的男子看到。

 

沒錯,血紅眼睛。

 

雖然對方戴了角膜變色片,藍色的隱形眼靜反而將原本的瞳色染了光彩,看起來倒像是如紫蘿蘭般的紫色。所謂的冰之火如似淡了些,隱耶要好久才會發現那只是喝醉酒的迷茫感。

 

兩人互看許久,隱耶不知道他看的是什麼,對方也不懂明明可以馬上掙脫束縛,為什麼還不動手?

說白些,兩人都是在等對方先動拳、或是出聲,都是在看誰先打破這不像是寧靜的寧靜。

 

對方顯然受不住了,看來很冷靜、又如冰山的他骨子裡說不定是鐵匠打鐵所需的火焰般,那樣的躁急。「你還不快走嗎?」沙啞的嗓音,隱耶猜想不到是什麼原因,事實上,現在的他不想思考。

 

只要,盯著他就好。

 

「不了,反正我跟認識的都打過招呼了。」隱耶偏頭,指的方向剛好是這次宴會的主角,他故意向對方表示自己來頭很大似的。他不得不說,他對這個無名的男子產生了興趣,而且是極高的興趣。

 

他想捉弄他,看看對方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他想讓那個男人措手不及、暴跳如雷、心亂如麻……等等反應,隱耶懶懶的笑了,自己該不會也受到酒精的影響了吧?對於一個不知名男人的興趣似乎比剛剛漂亮的少女還要多。

 

「喔?」男子挑眉。他有一雙很漂亮的眉毛,隱耶想著。

 

隱耶頷首,微笑。他知道男子正在增加力道,可是不知道這樣對他根本是不痛不癢。如此沉靜的男子竟然是一位躁動的小男孩?這可真有趣了。

 

隱耶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渴望,心猛跳了一拍,基本的物欲可是很重要的,他皺眉,「先生既然跟在下有兩面之緣,何不跟在下喝點小酒?」隱耶討厭當下半身動物。

 

男子的驚訝度跟說出這話的隱耶不上在下,可能是因為在公眾場合得保持禮貌,所以還是裝做欣然答應吧。或者是看到潛伏在一旁酒紅窗簾下的鴨舌帽男子。

 

狗仔?隱耶不怎麼訝異,只是覺得兩個男人在談話有什麼好拍、好跟媒體大肆宣傳的,該不會……他斜眼看男人,他是什麼商政名流吧?不過在媒體曝光率極低之類……?

 

這也不是不可能。難怪對方會爽快答應,應該也是發現了那些狗仔吧。

 

兩人改成帶點距離的行走,到一旁酒吧點了如濃烈、如清淡、如甜涼、如嗆辣……各式各樣的酒。

 

好吧,其實只是幾杯威士忌。

 

男子的酒量好像比自己高些,他臉色不改之前的蒼白,只是身上酒味頗重,但也限兩三個位子的距離罷了。而隱耶認為自己感覺快醉了,卻一直處於最棒、最輕飄飄的那種狀態。

 

兩人聊了許多,他越聊越感覺自己其實是想要灌醉對方,趁小人之快然後……不不不不不!他不敢再想,不敢想像對方身體的滋味、不敢想像他在自己身下呻吟的樣子、不敢想像當他惡作劇時停下,對方擺動腰的憐人。

 

該死的!他壓抑力道,在他人眼中看似大力的拍擊桌子。(其實原本力道可能更大的)男子──從剛剛的閒聊得知他叫作蒼夜──歪頭,不解的看著他。眼中滿是迷茫,就跟那些醉了酒曼妙少女一樣迷人。

 

──當然是對隱耶來說。

 

「那個……不好意思,」對方難得用類似敬語的跟隱耶講話,「我在飯店樓上有一間房間,可以幫忙一下嗎……」不像一開始的冷淡,隱耶看得出來對方因為酒醉而感到疲累,不過……這不是主動送上來的肥羊嗎!

 

『識時務者為俊傑。』既然現在對方主動癱軟在他身上,且告知房間就迷濛的半睡去,那他是不是可以把他拆吃入腹了?

 

隱耶興奮的把對方放到蒼夜早就訂好的房間,去浴室弄了點水將對方弄醒。蒼夜的隱眼也是隱耶輕輕摘下的。

 

那睜著紅色大眼的他真的是讓人無法阻擋啊啊啊!

 

隱耶忍不住的親吻對方柔軟的唇,不意外的嘗到酒精的味道。對方半夢半醒的回應,像貓一樣的舔吻被隱耶帶有掠奪性的唇給掃蕩乾淨。

 

蒼夜猛然扯開隱耶的衣服,隱耶則是捏住對方因為搓揉而挺起的乳珠,一手細細的撫摸,另一手把對方的紅蕊舔拭、啃咬,蒼夜發出平時根本不敢想像的略高叫聲。他將手擱置在隱耶挺起的稚嫩胡亂的揉捏,等於是在火上加火,隱耶低吼一聲,將衣服都脫去殆盡,空氣滿是那種曖昧的味道。

 

從耳朵開始,舌尖巧妙的進入,帶進了些唾液,再度將唇相貼,隱耶用手扯起一些絲白,輕輕的點在凌散的吻痕上。

 

他不想要珍惜他!粗暴的貫穿他、讓自己的慾望得到救贖!

 

「不──別……嗯啊!呼呼──嗯!」蒼夜羞恥的看著對方埋在自己的私處,把剛剛噴射出來的白濁吃下,他的舌頭是什麼東西啊……嗯……。

 

隱耶撥開在後庭的皺摺,小穴正伸縮著要對方快點進來。他微笑,輕撫了自己讓對方最舒服的地方之一,舌頭。他讓紅色的舌緩緩在對方後穴移動著,「啊啊!嗯──隱耶……不、不要──!」他快速的點到對方前列腺,蒼夜感覺自己從後腰麻到腦子去了。

 

「終於……」隱耶眼中閃著野性的光芒,再度深吻中,他將自己的巨大頂在穴口。

 

「不不不不不!」蒼夜似乎知道了自己是在面臨什麼情況,想要掙脫,但對方的力氣卻比自己不知道大上幾倍啊啊!

 

他猛然頂進,意外對方的內壁竟能馬上包容住自己的炙熱,不忍想著對方是否有過許許多多的男人?保持著九淺一深的進入,光看著對方想要拒絕又受不了慾望的表情……

 

隱耶垂下眼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流翼 的頭像
流翼

透明環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