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夜

 

 

或許我們就這麼著,不要去細談過去、不要去細談我仰望星空第一個想到你的心情,讓我們愚昧讓我們蒙蔽。什麼時候捷運站充滿著破折的溫柔,每個人的臉上帶著不明,昏昏欲睡或把玩手機,可能是常態讓我想哭而不是你。

 

曾經想過自己的葬禮自己的末日,有誰吹奏小號誰彈奏吉他,車廂裡不會播放音樂,卻使每個人都像自己的小行星一樣發著熱發著光芒發著呢喃的歌聲。
當發現自己已經走遠了,那顆行星那片星空那種愛還在。當時的地圖當時的你呢?
我是否忘記了標點符號跟夏夜的冰涼,總在覺得難過,覺得自己的世界正在崩解。那是一種成長嗎那是嗎?那是你故意遺留我在這的禮物嗎?親愛的,我不要。

 

無論是火車站或是捷運都好,希望自己的自白自己的葬禮如此快速。如果可以的話請讓我在此消逝吧,讓我還在對你滿懷愛意之時。我想埋在天空想埋在最美的樹下,想葬在自由想葬在你會想念我的地方,哪裡是我的歸途?我早已找不著路。

 

或許我能在網路上,在那些你可能會出現的地方,輕輕地搜尋你,故意地,讓自己一次次發現你根本不想讓我找得著你。就算自己哭泣自己累,把棉被當作面紙,把夜晚當作落淚的理由,你說不回頭,就是不回頭。嘿,親愛的,你會去我的葬禮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流翼 的頭像
流翼

透明環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