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play人格遊戲】隱月。【BE注意】

──如果我們真的能在一起

 

※ 櫻櫻點文。

※ 些許崩壞有。

※ 劇情有。

※ 第一人稱視角有。

 

p.s.這是BL

 

+*+*+*+*+*+*+*+*+*+*+*+*+*+*+*+*+*+*+*+*+*+

 

「欸欸,隱耶。」少年童稚的嗓音從我身後傳出,這好笑的傢伙又爬到我背上了。「怎麼?」我挑眉微笑,恐怕又是什麼奇怪的問題了吧,他老愛問問題。

 

「你為什麼喜歡我?」聲音很小聲,我差點聽不到……這小傢伙說什麼?我楞住幾秒,幸好沒把口中的綠茶噴出來。他問的是什麼鬼問題?難道他看不到自己的努力嗎?

 

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為什麼要問這種問題?」我咋舌,該不會到了什麼情人不安期了吧?對於像我這樣的情人……他還會有所不安是嗎……

 

我嘆口氣,這種問題小說還是漫畫都有描寫到,要是敷衍了事或是拉去床上都屬於於事無補的不好狀態,但要怎麼說?我一向都是都是依別人來做決定的……

 

「沒什麼,只是想知道罷了。」他無辜的眼神讓我一陣陣心痛,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我很乾脆地說了:「你想要聽到什麼樣的回答?」有些人希望對方好好描寫、有人則覺得回答全部這種稜模兩可的答案就已足夠。但我該怎麼說?

 

他似乎也很驚訝我會這麼說,對他來說我可能是在女人堆中的好手吧,安撫什麼的都很清楚。

──看,我連這個都猜到了。

 

「不……呃……」這是什麼答覆?

 

「算了,」他比我年輕很多,可能想不到我所害怕、我所想的,這種時刻不該逼他。「我真的不知道該回答什麼。」有時候我可能誠實的太過分了點。

 

但我不想在他面前偽裝。不想在這個叫血月的他面前。

 

「唔……」他低下頭,是被我嚇到亦或?該不會是自我厭惡吧,依他的個性也不是不可能……

 

「別為這種小事煩心了。」我輕嘆,揉揉他柔軟的髮絲,雖說是黑色的色調,但我每次都會看到幾抹隱隱的棕,總讓他顯得更加稚氣,像個小孩子一樣。

 

我希望他快樂。

 

這幾乎快變成我人生的主旨,啊啊、盲目的愛是什麼樣的東西呢?我這樣想著可能太蠢了些吧,不禁露出微笑,感受到他疑惑的眼神,我搖頭,希望別讓他誤會了。那奇怪的小東西總胡思亂想的感覺。

 

原來這樣的喜歡是如此讓人快樂是嗎──。

 

 

 

 

三年後──

 

 

隱耶帶點金色的雙眼直看的一對走得很近的男子。在現代,同性戀並無不合法,因此在街上看到了很多甜甜蜜蜜的情侶,有男男、男女、女女都有就是了。

 

那對並不是特別引人注目,但兩個俊美的男子也極具某方面的顯眼度。──雖然這種話有些矛盾就是了。

 

「原來……」金眼的他露出苦澀的笑容,「你終究還是等不到我。」

 

 

隱耶回到自己目前居住的地方,從外地回來這裡已經很久了,從東方大陸的宗淵國到這……他又不自覺地揚起苦笑。

 

自己的經歷是驚險、是恐怖、是豐富,代表了他極大的轉變。包括不時閃著金光、紅光的眼眸。

 

這樣的他是罪惡的。強烈的自我厭惡讓他頭陣陣的感到暈眩,不知道是否是被強烈灌輸這樣的觀念呢?總覺得……變成這種人物的他沒有資格活下去。

 

當年的快樂是唯一支持他的動力,少年的笑容跟呼感幫助他活了下來對嗎?還是他根本死不了呢?

 

想見對方一面而跑來真是太魯莽了。這樣自我叮囑自己一會兒,熄燈睡了覺。

 

「這次……不要再殺人了。」

 

 

+*+*+*+*+*+*+*+*+*+*+*+*+*+

悲文~沒想到很快就打好了。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