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之旅上 秘密中的祕密就是毫無所有

 

 

轉身跳進那個七彩繽紛的大洞裡,我心想,啊啊、終於要來了是嗎?大洞因為顏色過多,看起來反倒而讓人有種邪惡的感覺。洞跟洞之間有一段很長的閒置距離,我愉快地想著。

 

不管那是什麼,一個像我這樣的人就要死了,我還為此高興呢。誰不想去探索看看亡後的世界?我懷抱某種希望想著,雀躍的、興奮的、愉悅的,又感覺到洞中的一些不尋常,驚奇的、畏懼的、顫抖的。

 

我米白色的襯衫被奇怪的風微微吹起,這是我最喜歡的襯衫,有著溫和的顏色和漂亮的藍格子樣式。連褲子我都穿上了最喜歡的那條。

 

我不知道我在期待什麼,我甚至感到害怕。

 

說起我怎麼發現這個洞呢……

 

 

 

那是我小學不知道幾年級的事了,和朋友跑跑跳跳到了這個被大人說「如果不會受傷跟弄髒衣服的話就可以來」的大宅廢墟。

 

玩著玩著就到那裡真是有夠神氣對吧?

 

朋友A是個比我還大膽,個性有點傻傻的人。在某方面像是木頭一樣呆訥。我還記得,他有一頭算是漂亮的棕髮──理所當然的根木頭的顏色一樣──同色偏黑的明亮大眼,總是帶著跟太陽一樣溫暖的笑容,是我少數那麼有印象的人。

 

另外一個是朋友C,別問我為什麼跳過B,那個C就是叫C。他是總是喊著「好餓、好餓」或是「好想睡覺~」的那種人。慵懶而蓬亂的金色捲髮是他的象徵,藍色也是微微瞇起,像是準備就可以席地而睡的樣子。對了,因為他身高很矮,常常被人當作小孩子一般看待,不管是在幼稚園、小學,還是其他求學的場所來說,他都是一個小個子。

 

我朋友其實很多的,剛好就兩個。

 

 

三個人就這樣打打鬧鬧到了廢墟,那裡有烏鴉嗎?有的,很醜的烏鴉。那裡有陰森森的怪東西嗎?有的,我看到很可愛的黑兔子。

 

黑兔子很可怕的,你不懂。

 

A很喜歡兔子,由其是黑色的。但他有一次餵兔子的時候,那隻叫沃沃的兔子就這樣硬生生地咬掉他的手指。

所以A也被稱「四指太陽」,太陽的形象好像已經揮之不去了吧。

 

重點是,從那次之後,我跟A還有C都會覺得兔子是很可怕的生物。

 

 

想也不想的就衝進大宅裡是我們的風格,連一向看起來對事物毫無興趣的C也很喜歡這種事物,他可是第一個衝進去的人呢。我還記得,蓬鬆的捲髮飛起來的樣子。

 

「喔喔喔!古宅啊!」他是這麼叫的,難得的C叫魂。

 

「你小心一點啦!」嘻嘻哈哈的A

 

「現在幾點了?」啊呃、這是我。

 

C用驚訝的眼神回看我,「這是古宅耶!稀奇的廢材古物啊!」我很想告訴他形容詞可能用錯了,但我們全部被眼前的情景所吸引。

 

──嗯?我沒說是那個洞啊,白癡。

 

 

那是一座很漂亮的大理石像,似男非女的面孔美麗的讓人心碎,穿著古時候雕刻家都會刻上的袍子,他(還是她?)的身後是一巨大的豪華羽翼。因為是大理石紋的雕刻,我分不清楚那位是天使還是惡魔,但身後的羽翼卻讓我們三個有種猙獰的可怕感。

 

人物微笑著,帶出脆弱的感覺。我們就是感受到了,A睜大了眼,C貌似在流口水還是幹嘛的,我則是動也不動。

 

驚悚嗎?一點也不。

 

「欸……」A吞了吞口水,「我們回去了好不好?」他小聲地說,我低頭附和,看了看固執的C一眼。

 

「回去吧,C?」

 

他恍惚地看著我們,「咦……AJ?」我跟A皺起了眉頭。

 

「是啊,怎麼了?」

「沒什麼事的話就回去吧?」

 

C搖搖頭,「說什麼話,為什麼不去呢?

 

我害怕了,顯然A也是。我開口,「說什麼啊?C,走了吧。」A用行動表示,他抓住C的手。

 

上頭青色的血管在白皙的皮膚下已經明顯了,但我看到A抓住C的手時……上頭的血管彷彿要凸爆出來似的、蒼白的皮膚像是毫無血色。

 

「唔、放開我啊。」C

 

「你該不會真要進去吧?欸、克里……」

 

「吵死了!」C的臉變得跟那位羽翼般的美麗和猙獰。

 

我和A疑惑的互看,A是個不常生氣的人,而我是沒人惹生氣就是一個好說話的人。兩人都不會對C奇怪的行徑感到憤怒。

 

──但這樣真是太奇怪了。

 

C──」我說到一半被A打斷了。

 

你是誰?

 

 

 

 

 

洞跟洞之間有一段很長的閒置距離,我愉快地想著。

 

我邊哼起了歌,邊揮舞手指,像是指揮家一樣。啊啊、終於要來了嗎?我唇邊的微笑無限的擴大,深色的頭髮被無風的洞吹起,雖然沒有襯托出我琥珀色的雙眼,但我知道我的笑容可能比以往的還要迷人吧。

 

在看似沒有光的洞,卻充滿了人所能看見的顏色。很多是我這個畫家叫得出來的,但大部分我連怎麼去發音都不知道。怎麼說呢?這些顏色是詭譎的、癡迷的、瘋狂的,好似有無數的聲音尖叫著自己顏色的名字,成了一首狂躁害怕的交響曲。

 

它們低喃著,「秘密、秘密。」或者是,「空虛、空虛!」之類的詞,不斷的重複著。

 

我不由得感到……呃、我做了一個表示模糊的手勢。

 

周遭沒有聲音。

──只有色彩的狂囂。

 

不知道現在幾點了?這一向是我會問的問題。通常第二個問題一定被人認為自戀的我會問的──你有鏡子沒?──這種看來十分膚淺的問題。

 

愚笨!秘密中的祕密就已經空無一物,那種問題有比較有深度嗎?問你有鏡子就回答一下不行嘛!

 

──我都是這樣對待愚笨的小丑的。

──自從沒有了CA,我就連稱為朋友的人都沒有了。

 

對了,我說這幹嘛?

 

 

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什麼,我甚至感到有所期待。但我還是打起了勇氣,或是其他類似的東西。欸、克里斯和安迪,我要來找你們了喔。

記得準備點心給我好嗎。

 

 

 

+*+*+*+*+*+*+*+*+*+*+*+*+*+*+

說好要更了就更了w
今天同學得知我開新坑還被罵了一頓www
之前就有說過這是練習某方面的.............
不知不覺又給他一個大劇情了

大約幾千字就完結,爛尾可能有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