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之旅  假故事也會有個好結尾的筆錄


492018

 

我這些年一直想要了解約瑟的心態,所以修了心理學。

 

我先來說說約瑟好了,他是個心地很善良的人,個性有點傻傻、笨笨的,但這就是我跟克里斯喜歡他的地方。常常問一些沒有意義的問題、卻可愛的讓人對他發不了脾氣,當然他是會利用這點來指使我跟克里斯的。雖然我們都會願意去做事,但別人總要我們別寵著他。

 

克里斯也是我的青梅竹馬,我跟克里斯比較早認識,大概在幼稚園就認識了吧?畢竟雙方父母好像是合作關係。我跟克里斯在國中、高中時的關係不太要好……用不太要好好像不足以形容吧?應該說,我在某方面很恨他。

 

這些都是後話了,詳細我也不想去提。

 

 

約瑟他……(在這個地方的墨水模糊且還有墨漬)。

從小學開始就斷斷續續地被送進醫院,不管是他的諸多病症,還是精神問題。這讓他感到難受,因而發瘋。

 

我還記得,他的溫柔笑顏。呆呆的,很可愛。

 

我還想到,他發瘋的樣子。無助的,很害怕。

 

 

我不想讓他這樣,所以學了很多東西。我是不知道克里斯他怎麼做,但似乎是能讓約瑟開心的方法。

 

我跟克里斯都很愛他。

 

 

4182018

 

好久沒寫日記了。

 

今天我跟克里斯約好了要去看約瑟的狀況,他遲到了一小時,那時剛好經過的室友說那是他看過我發飆最恐怖的一次。

 

我是不知道啦,但當天我真的很生氣。

 

而且啊、克里斯開車跟瘋子一樣,雖然有達到時速、也沒有違規,但你坐上車子就會知道那有多可怕了。那天我剛好把車子拿去送洗,還有那家私人醫院離加州大學有很大的距離,當然請他開車過來接我比較快吧?還可以省油錢!

 

啊、我覺得克里斯的車子也長的不錯就是了。

 

遲到了一小時,但那邊的護士小姐卻還是笑容可掬,應該是因為克里斯吧……?畢竟那傢伙很有錢……還是小有名氣的劇團導演。

 

今天很難熬,約瑟不大吵大鬧,但飯也不吃、話也不說,淡淡地看了我們幾眼,用手勢比了比床跟椅子,我跟克里斯都知道這是要我們自己坐的意思。

……看來某些習慣還是不會變啊!

雖然看到這個動作我有點開心(我當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克里斯很稀鬆平常的向我點了點頭,表示這其實沒有什麼。他因為住的離這邊很近,所以比我常來看約瑟很多很多,對此我總有點不滿意,可是想要利用大學課程來逃避這樣約瑟的我,是沒有資格說什麼話的。

 

約瑟很少會有很安靜的時候,在他中學時期(天天住在療養所是高中的時候)吵吵鬧鬧的,話匣子一開就嘰哩呱啦的講不停,安靜的時候屈指可數。

 

但現在的他很不一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在當時也無法詢問,約瑟很討厭別人在他面前嚼耳根子,之前還好,現在則是非常討厭──這是克里斯跟我說的,對此我也非常不高興,自作孽,不可活啊!說好要關心約瑟的……但只有我……選擇去逃避他。

 

我很害怕,那樣瘋狂哀號的約瑟。

 

他讓我感到心痛。

 

520      晴天

 

 

我又去看了J幾次。在畢業後在那家療養所實習,當然這是很難得的機會,是萬求不得的那種類型。我對這樣的機會感到非常高興,就算是有錢人家、或是父親是議會的誰誰誰……也一樣。

 

開心地做完工作下班,雖說,天天跟約瑟見面是很好的,但很多病患都讓人疲累……住在附近就是有這種好處,今天我很快就回到家,在超市買了幾樣菜,最近吃膩了外面賣的食物……只是簡單的麵條,就算是自己煮得也很好吃!

啊啊、多虧高中是讀餐飲學校。

 

唉……每天寫日記真的好煩啊!

過了幾天就要去度假了!!!

 

不能見到約瑟是一回事、可以度假也是一回事,巴黎我來了!


 

 

 

A關好車門,C把東西都拿出來。今天是難得的兩人一起來看J日,C是這麼戲謔的說著,A微笑,抿出微笑的笑容已經好久沒那麼燦爛了。

 

他們在今天準備了很多東西給JJ的狀況好了很多,甚至到了看起來像是正常人的樣子,雖然這樣感覺很貶低J,但這樣兩人都很開心,畢竟J終於可以不再痛苦了。

 

AC手上滿是東西,有玩有吃的,數量多到可以分給療養院的其他人了。

 

「約瑟會很喜歡的對吧?」C微笑。

 

「當然。對了、你怎麼沒給我在巴黎的紀念品?」A開起了玩笑,這對現在的他是很少見的事。

 

「……等等再說。」

 

「你忘了對不對?」

 

「啊哈哈、沒有這種事~」

 

「你又騙人了,克里你很不坦率耶?所以告白才沒成功過吧?」這種調侃的語氣,A現在就像以前一樣。

 

「你又有成功過囉!現在還不是光棍一個!你沒有女朋友啊!」

 

「你又有囉?」

 

這樣的笑容和氣氛,讓它們懷念。

 

 

鐘聲敲響。噹噹噹。

 

「你說什麼?」

 

「很抱歉……約瑟‧蘇先生在今早被發現自殺身亡。」

 

「這是不可能的吧!欸欸、警察先生你怎麼可以說假話呢……對吧,安迪?」

 

「這……

 

「很抱歉,但這是真的。」

 

「我們可以過去嗎?」安迪的眼神又變得陰暗。

 

「這個……可以是可以……

 

「那事不宜遲吧?安迪我們走!」

 

 

「約瑟……

 

「他是怎麼自殺的?」克里斯在這種情況反而能保持冷靜,他問出了兩人都想知道的問題。

 

「是自殘。」女警官用安慰的眼神看著兩人。「是自殘的傷口過多和失血過多造成死亡。」

 

「怎麼會……!」克里斯看了他的房間一眼。

 

「真的非常遺憾……但這裡有東西要交給你們兩位。」

 

 

 

哈囉!

是A跟C對吧~好久不見呢。

很對不起,其實我的病……在很早就已經復元,不管是身體還是精神方面。

那麼多年來,我一直欺騙你們,真的很對不起。

我寫了一本我覺得還蠻有趣的文章,希望你們看看,這其中參雜了很多我喜歡的因素……相信你們都懂是哪些因素吧?(笑)

用了你們的名字喔,不知道你們會不會喜歡~(這樣好像寫情書喔哈哈)

 

你們看到我可能是以很醜陋的模樣吧,但我真的受不了了。

顯然,我得先去找「點心」吃了。安迪、克里斯,你們要來嗎?記得不要遲到了!

這故事獻給你們,我親愛的朋友。

我當然也愛你們。

 

 

                       J.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