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

 

 

噢!她是那樣的乳白,

奇怪的詩人曾經如此歌頌著。

他們不懂,餘暉落下的那剎是甚麼樣的顏色;
噢!她是那樣的乳白?

 

奇怪的詩人曾經如此歌頌著,
煩人的小奏鳴曲跳著輕快的舞曲,跟你一樣的美好啊!
如果春天跟秋天的窗外視同一起表演的樂手,

奇怪的詩人曾經如此歌頌著?

 

煩人的小奏鳴曲跳著輕快的舞曲,跟你一樣美好啊!

白色的夢想被寫出灰暗的顏色,

跟著故事一起跳海去了

那麼,煩人的小奏鳴曲不跳著輕快的舞曲,跟你一樣美好嗎?

 

白色的夢想被寫出灰暗的顏色,

如同,你身邊的昏暗陽光一樣──
日照的破碎。

白色的夢想真的被寫出灰暗的顏色嗎?

 

 

+*+*+*+*+*+*+*+*+*+*+*+
一天發了三篇啊啊wwwwwwww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