蘆葦草

 

 

想要給

一隻孤鳥棲息,

需要多大的溼地呢?

 

身上的雨勢愈來愈大,

就跟那

可能名為太陽帝國的他一樣,

也曾經獨自療傷。

 

黑色奇異筆卻畫出了七彩世界,

在菩提樹上等著我的你,

是否還在?

 

但這一切都是不不不,

猙獰的野獸啃食的

不是我們的心,

而是連靈魂都要的卑賤動物啊!

 

當一個沒有了肉體,

你會說他剩下什麼?

靈魂!心!內涵!

那些都是廢物傾倒下來的垃圾,

更是無法被截取出來的東西!

 

那有何重要呢?

我連這些都沒有,

還是一樣能活!

 

像空殼一般地活著!

 

啊,偷心的賊,

這個稱呼太過浪漫,

其實你

只不過是習慣下意識摧毀一個人後道歉罷了。

 

這只是,

悲傷輓歌中的一小部分!

這只是,

跳江前把貴重物品拿下來一樣,

小姐,

你為何要擊碎我的夢境、

毀掉我的理想?

 

 

 

 

+*+*+*+*+*+*+*+*+*+*+*+*+

前幾天太過低潮的作品。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