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是光點,
在心中敲上一顆顆
不夠明顯的露珠。

和相似的花紋跳起舞來,
那是在
我臉上悄然跑過的一縷髮絲。

不必用心去理解,
只要開口問。

「噢,我的小孩還有救嗎?」
「我可以挽回和他的感情嗎?」
「那件事情會被發現嗎?」

「我的罪刑能被寬恕嗎?」
「她會愛上我嗎?」
「我得永遠這樣活下去嗎?」

 

啊,那只是

加上了糖的醉心,
酒精在狂囂著,求你飲下。
這樣是否可以達到無人的境界?


如果把濕透了的
衣服,
披在身上。
那將是,夏季風暴的前兆。

是在游泳池上的光點,
陽光的反射和折射。

你想捉住也捉不住。

 

──不微笑嗎?

 

在這個只能淺游的世界裡。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