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裁封面  

日安(?)這裡是試閱。
本人和合本的落花並沒有報到攤......(殘念)
如果沒有意外可能會寄攤,但目前確定指數有點低(#)
然後這裡是網站,感謝電腦強強的落花大大製作歐耶
 http://fsnote.weebly.com/index.html

第一次放了工商喔喔喔!!!!!
因為是配合印量調查發文,所以會發現這篇文章怎麼發了那麼多次(#)
封面好帥好帥好帥喔QQQQQQQQQQQQ

刊名:線與隔
CP:紫赤
規格:A5右翻,小說
頁數:100P左右
價格:NT.200
封面:予向(plurk:sos0059yys)
   http://i.imgur.com/k0Gy8bn.jpg
攤位:D1 - ??? 寄攤
   D2 - M55 寄攤

販售場次:CWT34(目前暫不通販喔)
作者:落花(plurk:fuusuke0917)
   流翼(plurk:alenwonld03)
資訊頁:http://ppt.cc/dvSG
試閱:http://alenwonld0.pixnet.net/blog/post/148138382(流翼本家、內含試閱及所有資訊)
   落花 http://paste.plurk.com/show/1548178/
   流翼 http://paste.plurk.com/show/1548170/
兩位作者的河道都開放追蹤,如果有新資訊會在噗浪、流翼本家更新,也會送至各位的信箱,如有疑問請私噗。

 

(這個版本的試閱是一樣的喔!)

 

表單填閱:

印量調查→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WkgFXrd_RV7BW1Vma2nJlxRj0vuWCOrDq9MM07XhYbE/viewform
預定單→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v3KCDQCdS9kbEfk03Qi_B0WrpLhLId52XZJT9h5Ei94/viewform

 (預定截止日:7月19日)



首先是流翼本人的試閱。

 

※ 架空,包括帝光生活等等。


00

「吶、你有糖果嗎?」紫髮的男孩約十二歲,頂著一頭蓬亂的短髮,和一雙不符合孩子的深沉紫眸。

「有。我有。」揚起微笑的紅色惡魔低聲地說著。

 


01

「那個!紫原君!」少女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其實害羞的嗓音還蠻好聽的。紫原想著。他停下腳步,等著那個國中曾經當了他三年的同班同學追上來。

因為從國中開始打籃球的關係還是吃了太多的東西呢?紫原一向比別人高出很多,不管是身高還是疏遠度。

 

「妳有什麼事情嗎?」忍住說出「要說快點說,我在趕時間。」這種話,紫原還記得要對他人有禮,那麼,口吻在無起伏,別人也不會有太多的疑惑吧。

 

「我、我喜歡紫原君!」叫做渡邊的少女用已經算是很大的音量對著紫原說道,四周沒有什麼人經過。紫原猜想,如果對方用大吼的應該也不會有人去注意到的吧?

 

少女看紫原遲遲沒有說話,不禁開口:「紫、紫原君……?」這時的聲音卻小了許多,彷彿感到不好意思,還低下了頭。

 

「啊、抱歉,我不能跟妳交往。」紫原低低的說。

 

「咦……啊沒關係的,我知道了……」少女經過一番掙扎,歪著頭問:「那請問紫原君有喜歡的人……嗎?」

 

紫原就和平常一樣表現出一副無聊或是想睡覺的樣子,但眼尖的少女似乎在眼角捕捉到一抹細光。那感覺是平淡無奇的紫瞳,突然微微瞇起──並不是為了想打呵欠──眼神帶著不明的異樣光芒。

 

 

「不,我沒有。」

TBC-

 

 

落花本人的試閱。


 

 00.


  如果說天使是純潔的代表,惡魔就是與之相反的邪惡。
  而徘徊在純潔與邪惡之間的,我們稱之為墮天使。

 

  01.


  「今天玩的真開心-」男孩看似興奮的邊跳邊叫,手上裝著甜品的袋子隨著他的動作而左右搖晃著。
  昏暗的街道上只剩下他一人,路旁的幾盞路燈和月光是現在僅有的光線,然而這些亮光就像在指引著他似的照著回家的路。
  就在此時,他聽到了幾聲輕微的喘息聲。
  「嗯……?」由於四周非常安靜,所以那些細小的聲音並沒有被他忽略掉。
  明明是自己每天走熟的路,今天他卻心生畏懼。
  喘息生病沒有斷,男孩無法無視那些急促的喘息聲,卻也不能不注意到他漸漸加快的心跳。
  隨著他的腳步,聲音也越來越大,南還緊張、恐懼、卻也興奮並且期待著。
  「唔……」突然一聲低吟悶哼從他腳邊傳來,吞了一口口水後他慢慢低下頭。
  是一個人。
  他被塞在一個紙箱裡,從男孩可以看見的角度能發現對方的臉色很蒼白,全身都微微顫抖著。
  不過最吸引他的是對方豔紅的髮色,感覺和自己的紫髮挺相襯的……不過也因為這一頭紅髮的關係使得原本蒼白的臉色看起來更糟糕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箱子裡的緣故,對方的身體看起來特別嬌小,緊皺著的眉頭和額上的汗珠就像剛做了惡夢的孩子似的。


  天使。


  這個詞秉從男孩的腦裡像跑馬燈般的快速閃過,他並不知道為什麼他會想到這個詞,不過當他把注意力擺到那人身上後,他覺得對方的頭上有個看不見的光環。
  是啊,天使之子。

  TBC-

 

 

 


+++++++

只能說最近有點殘念.......(不要發牢騷#
我稿子進度依舊還有2/3待補哈哈哈哈哈哈  
超過一半欸  我的天啊哈哈哈哈哈哈 

請大家多多支持(?)

 ─2013/6/22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