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頭

 

 

只是繁夜,
在無法殞落之地哭泣。
業火努力被燃燒著,
如果那些木材足夠的話。
紫色的絲線是斑斑駁駁的美,
降在初雪的身邊;
在你所能看到的頂端上,
祈福會被流星聽到。

並且實現。

國王不像平日一樣昏睡,
誰的警覺感染了他?
是他的私生子?他的僕役?
亦或他的妻女?

半睜的眼,
透露不出光彩。
就跟衣服上的紋飾一般,
太過黑暗 導致困倦。
──或者更可怕的東西?

被風颳起,
未來是否能夠存在?
轉生者、存生的遺魂;
會在雙色黑火下重生,
羽化,

不得落下。

 

 

只是繁夜,
太陽悄悄的偷窺對岸的微光,
就在晨曦初現的地盤,
遊蕩著。
等待著誰?
大地的國家,
綠草之陷
太過悲傷且不可靠近。

在何處?何處?

你我心的歸處。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