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說】黃下亂人‧第十三章

副標題:淚顏

※三十六計劇情有。目前出場家族:狄家、趙家、黃家、東方家、方家、尹家
其餘為小配角家族,在本作並無太大出場部分


※之前有東方哲跟松下和一同入眠的畫面,那是東方哲因為有事去日本時住在松下和那裡的畫面喔!

 

不管如何,嚥下去就會甜了(舔)

 

 

 

 

+*+*+*+*+*+*+*+*+*+*+*+*+*+*+*+

 

 

歡愛過後,只剩困倦。

 

東方哲睜開眼,是一片漆黑;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天花板的純白,應該是因為這種白色太明亮的關係吧。

雖然自己的體力過人,但在那種宴會的場合他卻感到異常疲累。

 

因為自己是東方家唯一的後人,過往的東方家已經被其他家族蠶食、切割,等到父親那個時代,更是破爛不堪,只因為父親是私生子。噁心的父親成了販賣色情相關事業的巨頭,東方家的一切全由已經離婚的母親負責。

而自己,則是在各個親戚之間流轉,居住過不同的地方。母親是有來看他,但也是有「看」而已。他才不相信什麼事務繁忙之類的爛理由,看著小時候(自己年紀真的還很小)溫柔的母親,現在已不復存在。

恐怕是已經知道了吧。

他父親噁心的罪刑。東方哲撫摸背上的鞭痕,上頭曾經載著一個又一個噁心討厭的濕吻,一想到就忍不住反胃。

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父親對自己的種種慾望、渴望,他不知道是什麼讓父母分離,但那是在父親第一次凌辱他之後的事情了。當然一開始他都是事後才發現自己的身體遭人碰過,畢竟下身赤裸、肚子上還有一些沒清乾淨的白液;父親從小給他下迷藥、遭人褻玩的後果就是他看起來一直比同齡男性嬌小,似乎有點發育不良的樣子。

東方哲嘆了口氣,耙了耙頭髮,看著被自己抓下來的幾根髮絲,茫然的落下了淚。他並沒有去看旁邊的枕頭是否有人,因為他知道一定沒有。

一夜情就是這樣,不管在哪個地方、哪個國家,當夜晚結束後,一切又恢復正常。我既不認識你,你也不可能認識我。──就是這樣的定理。這也是東方哲的生活方式。

瞄了一下床頭櫃的時鐘,前方有壓著幾張大鈔,在昏暗的燈光下,他有點難以分辨那是甚麼樣的顏色。揉揉眼睛,他心想,自己的散光和近視度數該不會又加深了吧。

看到自己的衣物整齊地擺放在陽台旁的椅子上,東方哲其實是有點開心的。他已經受夠了,不需要太多,知足就好……如果身世可以讓他如此的話。他習慣性地摸摸頸上的項鍊,這其實不是一個維持很久的習慣,但這是他的青梅竹馬,松下和給他的禮物。

松下和是他這個令人厭惡的人生中,唯一的恩典、泉水,是他所想要保護跟珍惜的。就算他對他的感情並不是松下對他的,但他給的已經夠多了。

夠多了。


東方哲盯著手腕上一個不太明顯的小點,是時候了。該把那噁心的毒物移除自己體內了。


這個不知是夜還是日的時刻,垂淚。


§


狄揚悶悶的看著手中的酒,即使不愛喝酒,但他遇到一些該喝的場合還是會喝,畢竟那些場合他通常都不餓,而除了吃跟喝以外,他對交際花之類的人物倒沒多大興趣。

應該是因為自己未成年的關係吧,有人防著他;也有人不把他當一回事。
不管是哪一種,狄揚都不喜歡。


昨晚的宴會算是很成功,除了遇到黃熙純時,內心極為不快之外,其他部分也算還好了。宴會就是宴會,大多都是那種場合,讓他微微(?)火大的那種場合。

「今天星期幾啊……」他嘆氣,因為學校上課方式採五專、大學(專)的選修課方式,就是只要有課就得來;沒課就等於放假。

而趙洛華一定是幫他請好假了。所以這方面他一點都不用擔心。

「啊……」放鬆地躺在床上,舒適柔軟的床舖讓狄揚下意識地往枕頭蹭,但他還記得自己手上握著酒杯,趕快一口飲下,撲倒在鬆軟的枕頭和被單上。

怎麼說呢。

狄揚歪頭,他開始不那麼篤定自己是喜歡洛華的了。
自己對他似乎只有依賴感,強烈到他以為是愛的依賴感。

閉上眼睛,昨晚的宴會場面躍然出現在他的腦海裡。

該見的人都見了;不該見的也看了幾眼,但自己見到黃熙純的時候,內心感覺還有一絲痛苦的跳動,彷彿他的心依舊屬於她。

而且他,沒問她分手的原因。


脫掉礙人的衣物──昨晚的一身西裝──只剩下一件內褲,這就是平常狄揚在房裡睡覺唯一會穿的東西。

想睡,但無法入眠。

再度嘆了口氣,不管所謂的幸福是否會溜走,但只要自己不趕快弄清楚自己的心意……他換了個較舒服的姿勢。

那就永遠無法得到幸福了。

這個他不想得知什麼時辰的日子,垂想。

 

 

+*+*+*+*+*+*+*+*+*+*+*+*+
終於更了。

寫文時的BGM:

【活動小丑】-piano.ver-試唱 ver.Gero
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0996626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