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這是新來的同學,來,跟大家介紹一下吧。」

「你好。」

「啊,請多指教。」

 

 

 

「為什麼還不下雨呢?」我仰天看著天空,吹上臉頰的風雖然很舒服,但還是沒有完全達到避暑的效果。

「那是因為時間還不到吧。」對方很認真地說著,但還是鼓勵式的對我笑笑。

「放心,老天爺會聽到小直的願望的。」




「不好意思,麻煩您了……」對我道歉的是真司的媽媽,個性似乎是比較溫和懦弱的樣子,或許是因為長期被真司爸爸家暴吧。

「不,不會的。這種小事……只要真司能夠醒來就好。」我喃喃的說,視線並沒有看著真司媽媽。

 

真司是我的朋友,剛剛因為車禍被送到這家醫院。

 

因為聽說真司爸爸完全不理會這個消息,所以連醫院都不載真司媽媽去。原本是想要搭計程車的吧,但我及時趕到,騎了機車負責把真司媽媽帶到醫院來。

 

總覺得這是義務吧?負責真司父母的事情。

真司家很窮,但還是有足夠的錢可以養家糊口。父親因中年失業,連工作都不打算繼續找,放棄自己的人生待在家裡。待在家也是喝酒什麼的,是個非常惡劣的父親。
母親則是長期受到家暴的關係,好像從原本的溫柔體貼變得過度懦弱。目前家裡的開銷都是母親來負責,幸好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所以還勉強可以撐起整個家。

 

我嘆了口氣,「您還是等著吧。」拍拍想要進去手術房的真司媽媽,「再等等吧……」努力忽視我語氣中的哽咽,真司被送到醫院的時候曾經一度停止心跳,說不定……


該死的。我搖頭,現在可不是哭的時候……

「真司……」這聲音細小的連我自己都差點聽不見。




「小直!」對方氣喘吁吁地向我跑來,「終於、終於找到你了!」對方開心地大叫,這樣的喜悅似乎也讓我染上幾分笑意。

 

「怎麼了?」我疑惑的看著對方,「有氣喘就不要這樣跑啊……」

「這個!」對方把手上已經被弄得有些爛爛的宣傳單拿給我,「我們啊,去打工吧!」


 

「怎麼樣了?」我一把衝上醫生的面前。
「目前是要送到加護病房……需要觀察看看但一切還算平安。」
我搖頭,「是說真的嗎?真司的狀況……」
醫生打斷我,「是的。」他咬字清晰,眼神很認真。「但如果某個叫星野的傢伙可以早點回來看看他父親可能也不錯。」

我啞然,「你……認識我父親?」

醫生只是笑笑地離開。

「那個、同學?」真司媽媽輕弱的聲音從我後方傳來,「我們去看看真司吧?」
我愣愣地點頭,「啊、好的。」

 

 

真司很平靜的睡著了。

我透過玻璃看著他,其實還蠻妙的。如果不是在這種場合,我們可能會一同大笑出聲吧。虛弱地笑了一聲,轉過頭來才發現真司媽媽用很擔憂的眼神看著我。

「今天真的謝謝您了……」她輕聲地說,說不定是不想打擾真司吧?但這種音量他也聽不到……

「不會,畢竟我跟真司是同學。」我柔和地說。

「咦……」真司媽媽驚訝地看著我,「所以您是小司的朋友?小司有朋友……」她驚訝的眼神看著我很不舒服,「那個,還是謝謝了……」雙方都辭窮了。

我哈哈的苦笑幾聲。



「小直你看!」對方把手裡的水桶拿給我,「我可是抓到那麼多條魚唷!」

「是是是,」我微笑,「很厲害呢。進步了不少喔。」

「當然!什麼都難不倒我有田真司的!」

「欸~真的假的~」

「你不信嘛!可惡!」

夏天很熱,但有對方的溪邊卻很涼爽……




!!

我清醒過來。

旁邊躺著一位少女,柔和的臉龐靜靜地露出微笑,睡得很熟的樣子。

「原來是夢啊……」我說。

下意識的握緊對方的手,「真……司……」我喃喃的說,眼眶、似乎有眼淚流出來了呢……

「怎麼了?」突然的聲音讓我嚇一大跳。

「啊、妳起來啦……」

「因為某人握太緊了。手,你的手。」她用眼神提醒我。

 

「抱、抱歉……」

「怎麼了?又夢見你初戀情人啦?」

「嗯。」那個人是妳。

「唉,」她嘆了口氣,「還好嗎?」


「沒事的。」

「那就好……乖乖睡覺吧?」她擔心看著我。

 

「好。」

時間來到現在,我是星野奧。在十六歲失去最重要的人,也就是我旁邊的人,有田真司。
她是一位女孩子沒錯,雖然名字很男性。

在我們都十六歲的時候,她因為車禍送進了醫院。很幸好的撿回一條命,卻失憶了。
失去她從七歲到十六歲的記憶。

也是失去我和她的記憶。
永遠不見了……

「晚安。」



+*+*+*+*+*+*+*+*+*+*+*+*+
感覺文章不完全請怪祇笑打打(錯
今天網路超不穩的QQQQQQQQ
祝大家端午節快樂~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