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說】黃下亂人‧第十四章

副標題:制空點

※三十六計劇情有。目前出場家族:狄家、趙家、東方家
其餘為小配角家族,在本作並無太大出場部分
※本作人物客串中。

※劇情快速跳躍,請注意。



 

 

+*+*+*+*+*+*+*+*+*+*+*+*+*+


離之前的宴會已有一段時間,狄揚的十八歲生日也剛好在那段時間中過去。
順帶一提,現在的他是十八歲又五個月,季節為冬天,一月中。
而他人在俄羅斯。

從高中平平順順畢業(大概吧)的他並沒有打算和台灣普通的大學生一樣上大學,有考了聯考、學校也上了幾所不錯的;但他選擇自學。怎麼說呢?請家人找個他有興趣科目的教授來狄揚個人居住的地方教授他學業。

他很討厭人群。莫名的。

……而且他現在有很多事情得去做。

狄揚推了推眼鏡──自從決定要做一些事情之後近視度就開始直升──對著一旁認真寫字的老師說道,「抱歉,今天可以休息一下嗎?」那位老師大概大他個幾歲吧,現在好像二十四歲的樣子。看起來很年輕,娃娃臉讓他想到了東方哲,不過兩人一點都不像。

「喔?」男老師抬起頭,「最近狀況很不好嘛你。」

狄揚苦笑了笑,「抱歉。但如果你要幫我駭進──」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不可能,」男老師也是華人,卻非常高佻,「你明明知道我不會做這種事情。」

「呿。」
「別對我『呿』,」對方瞇眼,「『嘖』也一樣。」

「洛華,你很嚴格。」狄揚淡淡地說。
「而你像個長不大的小鬼。」對方嘆了口氣。

他沒有接下去話題,嘆了一個輕微的氣,「我先離開了。」說完表示禮貌的問候句,他拉開昂貴木材的椅子,椅子所發出的聲響被地毯吸收得乾乾淨淨,連狄揚本人移動也不帶絲毫聲音。

對方只是目送他離去。


回到房間,狄揚半機械式的以大字形躺在床上,他的房間很簡潔。以整體來說,因為他的簡潔就只是整齊。──床的左邊有一大面防彈玻璃製的窗戶、白色邊框,而在右邊,由三台液晶螢幕的電腦排列的好好的,尺寸最大的是中間那台。啊,目前三台螢幕都是暗掉的。既然有三台電腦,那絕對少不了一堆有的沒有的電線──它們凌亂的散落在深藍色的地板上──其他該有的家具一樣都沒少,但可能是因為房間太大的關係吧,顯得有些空虛。


把眼鏡安穩的放在一旁,狄揚睜開又閉上了眼、不斷的重複這樣的動作。

趙洛華,也就是他的監護人──因為一場車禍(很明顯是故意的)而傷了腦子,好不容易救回來卻發現少了三年的記憶。而這些記憶似乎是永遠回不來了。

對了,剛好趙洛華成為狄揚的監護人已經三年了。
──所以代表這些他們有過的時光都消失了。

狄揚百般無聊的看著天花板,眼神呈現心死狀態。

不斷的受到傷害,他已經累了。
想過幾次自殺的念頭呢?他不知道。
想自殺,卻不想死。

或許是把自己的困難無限擴大了吧?
但、自己實在是無法承受心痛。
不管是誰,他都不想付出了──心或身體都是;他哼了一聲,那是笑。

只需要把自己用工作還有罪惡填滿就好。
閃避光亮,他自願走進黑暗的世界──就和三十六家其他人一樣。
這是一場遊戲,不好玩但能上癮的罪犯遊戲。
他家人手上握的是最爛的牌,而他,準備幫他們逆轉了。

磅、逆轉勝。


§

 

 

「原來就是這樣來的啊?」白髮少年打趣的說。
「什麼東西?」對方挑眉回答。
「咱們老大的辛酸愛情史。」雙手捧心,少年看著對方微笑。
「你這北京口音收一收,」對方哼了一聲,「別以為你年經就可以這樣啊。」

「哈哈哈──」少年大笑,「我倒不覺得我年輕啊,」少年輕佻的樣子讓坐在對面的男子稍微皺了皺眉頭。
「靈魂老成,有肉體又如何?」白髮垂到眼睛,他伸手將髮絲撥到耳朵後方。

「但我討厭北京口音。」男子悻然的說。
「嘖、咱是北京人嘛,」少年攤手,「而且你去那麼多次中國了,總該習慣了唄。」
「我不討厭中國,但我討厭那煩人的口音。」對方喝了一口咖啡。

「而且這不是重點吧?」男子說道,「這場約會到底有什麼用?就這樣,」他停頓了一下,似乎在找個適合的詞,「忘卻過去也不錯。」男子淡淡的語氣讓白髮少年露出很不開心的表情,但男子並不會在意。

「只是一場傳承吧。」少年的聲音變得低沉,像是要訴說什麼祕密似的。「不過,我可沒要跟你約會的打算。」

「幹嘛一定要把約會(date)想成這樣?」男子啞然失笑。
「況且是要傳承什麼?未來?希望?悲傷的過去?」男子思考了一會兒,「還是……祕密?」

少年微笑,「這就要看你了。話說,這店真不錯,你開的?」
男子露出感覺比自己本身還要年輕的笑容──說不定他本來就很年輕──「怎麼可能?看看老闆的名字吧,我可不姓黃。」
少年皺眉,表情變得恐怖,「我討厭那個女人。」

「相信我,我也討厭。」



+*+*+*+*+*+*+*+*+*+*+*+
預計二十章完結。
但目前還是一片茫然。
Mafu好棒(?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