頌歌

 

 

極端不會因為你哭泣的背影而停止對付你自己,
他不會斷絕你的生路,
不會阻止你去賞月;
但相處後的陰暗會因他而尾隨你,
像舞蹈一樣,
是你學不來的美。

極端不會因為你被背叛了就放棄大肆嘲笑你自己,
他不會兇惡的把你打向磚頭牆,
不會踩斷你脆弱的腳跟;
但關係後的恐懼會因他而操縱你,
像心碎的聲音,
是你以後會嘗到的果實。

就說了,極端是一種美。
不像是你,
可憐的淚水被人所拋棄,
你不會聽到自己說話的聲音。
因為那已經被敲碎成瓷器。

你沒辦法阻止事物的發生,
只能靜待美的掙脫,
求她可憐你這位被極端和夥伴綑綁住的罪人。
那卻是不可能的,
從不說謊的人連為你禱告都無法做到,
因為你已經被命運絞住;
成為她針線上的一個。

看,讚揚的詩人穿著圍裙;
手裡還拿著誰的垂憐、帶著聽證權,
而他底下的木頭正在哀號,
「沒有了主權我們還算什麼呢?
滄海桑田,我們已經不是
我們了。」
樹被砍下來時的意志如此說道。

聽完了,你卻
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納悶著表演為何還未結束;
手上、腳上、腹上,和頸上
都套滿了鎖鏈,
是你無法被世人所了解後的血腥後果。
吃盡了苦頭,
才發現別人替你受了更多;
啊!
被稱為罪孽的天使,
為什麼要這樣殘害百人們的花朵?
我們都知道您被貶下來
成了人,
那為何不能為我們想想呢?
把你對那人的詛咒剷除。

黑色的荊棘是你曾經幻化成那人的美好所留下的痕跡,
現在則是極端踩著他曾經的主人所折磨你的
光彩之一;
還不懂嗎?這頌歌
要傷害的人就是你啊。





+*+*+*+*+*+*+*+*+*+*+
每當有重大事件的時候就想要寫個什麼。

沒想到我還沒完稿(CWT34),真的不太想把結局變成BE。
好想、快點開始寫連載/坑坑文哦......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