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聲

 

 

望著窗外
一片冰冷被覆蓋著

無淚、無夢
思念和謊話呼應著,在
江上喚著你前來

 

總沒辦法

對面已無人,等待你
在橋上

 

永遠只能分離,和
玩笑話私奔

就像那首
明確又隱澀的歌曲,向著

投跳至心

 

跟隨著病痛,或者其他
別的

傷痕會被沖刷,但
不是時間
而是對方無助的眼神

天地之合,分了
如你如他,
只能讓記憶隨河、隨風,
隨著浮載浮沉的路途走著

不捨,是得知後的啞然
安穩,一種被你

丟棄的希望

不需要眼神、
因為雙眼已腫脹。
不需要說話、
因為唇舌已閉合。

等待的痛苦,幾個
月份

只能慢慢 凌遲自己

跟著南康 漂流

 

 

 

 

 

 

-2013/08/06
給南康,願來生幸福。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