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

 

 

想念是一種隔著道路的痛苦。
就和,時間一樣。

看似飛奔而去,但其實只不過是在電腦前打著亂碼罷了。


孤單也是,那是一樣的──剛落下的水珠上晶瑩剔透的光芒。細細的,不忍忽視卻又時而被自己的小心眼藏了起來,無法被窺視。


也能說是窒息的感覺,逼近臨上心頭的想念、或是暗藏在心裡的孤單,都是一樣的。
因為他們彼此息息相關。互相友愛著,又憎恨著。

相愛相恨的題材很吸引人。


兩者可說是某種反差,如果要找奇異的相反詞,創作者可能第一時間想到那兩者的其中一個。
──畢竟那是歌曲中,若有似無出現的台詞、歌詞、曲調之一。
也是在文學家裡面,炙手可熱的詞彙。因為他們其中最能夠表達內心的想法,或者是主角的想法。

 

而偶時,突如其來的憤恨又會讓水珠的孤單消失、想念的痛苦被忽略。
那跟你最心愛、最珍貴的人、事、物消失了相仿,都帶著慌亂的項鍊、悲傷地找著。
那種憤恨或許只是被高罵了幾聲、被誤會了一句,就大喊反駁話語的一種情緒。
是紅色的,如血、如喜,那種形狀的顏色。

這樣的情緒讓你無法推開,太人性化了,有點苦、卻又是真實。
措手不及,對方他啊「哼哼」的笑,指責你的時間觀念。
這時,可能消失的情緒又回來了。

你陷入孤單之中。
而天上那飄飄渺渺的雨滴,始終沒有下來。

「怎麼不探頭呢?」你會這樣對著天空講話,希望雨能夠降下,帶給大地、自己一點洗滌。


因為太痛苦了。整個人生對你來說是一場霧做的夢,太過虛幻,又害怕太過真實會帶給自己負面的影響。
但,那是沒辦法的,因為這樣的苦,就是現實。
無法與其忽略,無法擁有,就和你平常的生活一樣。
那樣的龐大,是你一個人沒有辦法去改變的;加上,你也不知道該怎麼改變。
所以,已經無法改變了。

發現自己使用太多負面詞彙的你,又開始在憎恨。
或許是討厭自己吧?那樣的惡劣並沒有像你身邊的人一樣顯露自己。

又想到了一個朋友。
他曾對你說過:「你是外熱內冷的。」

你很重視他的意見,所以默默咀嚼接受。
到現在,你還是想起那句話,且哀嘆他鐵口直斷。

還記得,他還說過:「你很會鑽牛角尖。」
這時,你才發現你的缺點,並牢記在心。
卻始終沒有跟他說過謝謝,只是一貫的鬥嘴,又把對他的心情放在一個顯眼、卻又冷淡的地方。

最後,你為了湊到「三」這個數字,硬生生想起他又說過:
「你這個人很追根究柢,表面上說不說,但內心還是想知道。」
這樣你不得不同意他了,雖然那時你們在吵架。
還是說了不會問,而你真的就不問了。
因為,不能問。所以你抱著好奇心,不打算吵下去了。

幸好,你們和好了很多次。理所當然的也吵了很多次。
不過你也認為沒關係了吧?習慣性地對他有所防備,卻又很感謝他。
真的沒關係了,我很想這麼告訴你,你已經夠了,可以放下了。我還是很想這麼說,卻只能讓對方惡劣的話語澆上你無助的腦袋,讓你邊暗想雨怎麼還不下。


對不起了。我想這麼說,對你這麼說。
你會說沒關係嗎?拜託你不要這樣說,我想。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