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重新寫的,基本上,劇情多多擴大了。但主線還在慢慢延長中。
每個主要、次要還是怎樣的角色,我都暫且以遠端的方式成就了他們的命運,就如同白央到時候會說的一樣:
「每個人的命運早就注定,卻還是有很多分支可以走。怎麼走,看自己的心情跟意識吧。我是這麼想的。」
本篇總長不明,更新時間慢,請注意。

那麼,我們開始吧。



妓子 楔子


在這樣的一種寂靜之下,彷彿連萬物都失去了聲音。我抱著她的屍體,不,用屍體來表示那不就等於我放棄了希望嗎?只能說我抱著她。

我看見她蒼白的臉色染上她曾跟我說過最愛的那種花朵,是淒亮的紅,輾轉落下後又帶著一絲哀婉、顏色卻是豐富得有如生命,我發覺一滴滴水珠滴在那樣的美麗之上,那是我的淚水。
我盡量不發出哭音,在我發現自己哭泣之時。她臉上的血汙有淡淡被我用淚水抹滅的跡象出現,卻還是無法改變她奄奄一息躺在我懷裡的事實。

「求求妳。」我輕聲說。拜託妳快醒來。後一句我沒說出口,因為這裡還尚是戰場,我抬起頭,眼前的景象好像真是萬物停止呼吸、聽我命令一般。
這麼的死寂、這麼的淡漠。大家是在為她哀悼嗎?我真的聽不到聲音。

也好像只有我這邊完全成了靜物畫,我在遠方隱隱看到九十九奮鬥的身影。
金色的頭髮似乎被削短了一些、從側影看到他不適合拿出去打鬥的衣服也沾染了鮮血,我不知道是他的還是誰的,只是默默希望他不要死。

不要死。

我把視線轉向離我最近的牛首人,碧綠的身子很笨重、顏色卻很豐富,有著大草原般的草綠、森林的蒼綠,還有一種腐爛的青苔色。雖然套用在牛首人身上很不美麗,但我現在只能思考這樣的東西、這樣的事物。

「求求妳。」我感到眼眶發酸、臉頰上有溫熱流下,那想必是我的心痛吧。我不懂該為她做些什麼。

好似過了許久,周遭的事物我也不想去理會,只是自顧自地抱著她,用我僅剩能給的體溫努力溫暖一絲絲她冰冷卻又不失溫的身體。
感覺好像是黑白的,這就是媽媽當年的感覺嗎?
心愛的人離去、不知是生是死,也無法判別,只能荒蕪著心,懸空著它。

連我所認知的世界都變成黑白的了嗎?

「白央,起來了。」有道聲音打破我所圍繞的寂靜,我抬頭,是九十九。
他滿臉疲累、臉上不敢帶著笑容,但我想,他勢必是贏了勝仗吧。

「不,我不累。」我倔強的搖頭,什麼時候時間和空間又恢復順序了呢?陽光突然變得好刺眼。

「你不累我累了!拜託你他媽的給我起來!!!!!」
突如其來的大吼好像是要幫這個地方恢復生氣似的,我半睜的眼認真的看著他。


「你罵髒話。」我說。

「我知道、我知道!嘖、別跟珍講就好了,她要過來了。」九十九平時不這麼邋遢的,一定是很累了吧。

可是我不累啊。為什麼要這樣?

「好。」


「好個屁。」

……


「啊啊、」他撓了撓頭髮,上面的血和他金色閃耀的髮色形成對比,如果是帥氣的挑染,我想一定很好看吧。「你先放開她吧,說不定還有救。」

我落下了淚。啞然失笑。「你在說什麼啊?」

我拒絕思考的好像還有她這樣逝去的事實。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