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題故事   美瞳 / 衣櫃 / 鏡子

*
單弦點文
*
BG BL GL不限;人物不限;年齡不限;屬性不限




她努力調好衣服上的蝴蝶結,甜美的造型和站在鏡子前這可愛女子的長相可說是最好的搭配。
接著她收好東西,還盡力別把東西一窩蜂塞到包包裡,畢竟包包是她最喜歡的人類玩樣。

眼前的女孩有如雲般蓬鬆的長捲髮、和眼瞳相似的明亮棕色,加上略刷了點腮紅的心形臉蛋。這樣可愛、甜美,甚至是魅惑的女孩居然是獸族的一員,而且還是其中最凶猛之一的狐族。

狐族本來算是和平的種族。可是直到大量被異族濫殺,導致此族從一開始溫文儒雅的樣貌變成了嗜血又兇猛的獸人,對於人類極為殘忍;雖說是軍師型的人物,卻比戰場上的大將還有威嚴、還要凶狠。

可是這樣在自己房間好好打扮、準備出門的少女卻不會讓人這樣聯想到。
畢竟他族很少出現在人類的領地,更何況是在人類的大都市生活了。


「好了~!」聲音聽起來十分開朗。

瞄了一下時鐘,光潔的額頭露出令人擔憂的皺紋。

「小櫃!我要遲到了!」女孩扠著腰,對著面對木製的衣櫃大喊,同時揮舞著手臂。

此時,有著深亮光澤的木頭櫃子發出「吱咂」聲,連帶著沒有人動過的櫃子門,有種令人感到奇怪的聲音響起:「怎麼啦?又要去約會了?跟那個巫師?」

少女的臉頰變得燒紅,原本擦上的腮紅顏色都快看不見了。那是淡淡的草莓表皮和蘋果混合再一起的顏色,紅中帶粉。

「嗯。」少女羞答答的低下頭,一開始自信的神情不見了,只剩想見到戀人的嬌羞。

 

「哎?真的麼,我還想說要介紹我表弟給妳的呢,妲答。」
衣櫃認真的回答,從聲音聽得出來應該也算是年輕的衣櫃?是女子的聲音,帶有點透過木頭聽人說話的感覺。

 

「表弟?」被稱為妲答的女孩笑了一聲,「算了吧!妳每次想要介紹什麼人給我,每次都不順利。」少女的微笑讓人想到被草原上的吹拂的微風經過自己臉龐的那種感受,溫柔、舒服,也連帶著一種清新感。現在那衣櫃正有這種感覺。

 

溫柔到難以言喻。

「對了!」妲答補了一句,「我覺得我只有跟他在一起才會感到快樂哦,所以請妳幫我回拒親人那邊了!除了哥哥以外的人應該對我的決定感到……」少女思索著腦中能用的詞彙,「不訝異嗎?」

衣櫃笑了笑,「怎麼可能?大家都很驚訝,連我們這邊都傳得老遠。說狐族改變心意要原諒人類了,而且第一個獲得原諒的將是一名人類男性巫師,還是最惡名昭彰的那戶人家。」
那衣櫃彷彿有眼睛一樣,妲答有種被審視的感覺。

但她只是苦笑了笑,說道:「是嗎?原來有這樣的事情傳出來啦?」

「看來妳早就知道。」衣櫃戳破了少女的謊言,「人類那邊雖然愚笨到了不行,但有幾個人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呢,他們遲早會發現你們的關係,接著就是『破壞』,嚴重的破壞你們。」

「其他人類嗎?」少女問。

 

「是啊。」衣櫃好像嘆了口氣,「我挺討厭他們的。一般人還好,但巫師跟什麼黑魔師就是一些專搞非人事物的人了,總讓我感到不舒服。」

 

……他是好人。而且我也愛他。」妲答低著頭說道。

衣櫃輕笑的聲音有如銀鈴迴盪,「噢,孩子,我知道。所以我才沒阻止妳不是嗎?我不是什麼愚鈍之士,我會幫妳的,但只有這樣了。」

雖然抱住一個衣櫃是很奇怪的事情,但妲答做了。
「謝謝!謝謝──謝謝!謝謝!」她用力的抱緊對方。

 

「哎哎,等會兒再謝吧!不是要去約會?不是很急著會情人嗎?」

「嘿嘿。」少女露出微笑。

 

 

 


妲答走進衣櫥,閉上眼睛向前進的話就可以找到魔法,並去到你想去的地方。
她感覺到臉龐吹過一陣冰冷,張開眼後看到的世界卻是一片青綠。

在廣大的草原之中有一棵葉子翠綠到有如青苔的大樹,若是此地下起大雷雨,那樹一定是第一個被閃電擊中的。四周吹著味道和煦卻又冰冷的微風,閉上眼睛還能夠聞到那富有野生樹林的清新香味。那是妲答最喜歡的。

在樹下有位身穿長袍、坐著看書的男子,遠遠的看並不是非常清楚,但妲答可以在腦海裡仔細描繪出他的五官,還有那人微笑、發怒、悲傷、緊張、喜悅、流淚的樣子,就像她腦海之中早已刻畫好,且深深烙印其中。

 

她發出笑聲,而且極為喜悅。
就像一個孩子得到畢生第一個最珍愛的玩偶、就像口渴到快要不行的遊人喝到清澈的水、就像……就像……你自認可以跟最愛的人長相廝守,並真的有可能那樣子。

或許就是希望和得到吧。妲答嘴角沒往下揚過,看到對方的身影就想對他露出最美的笑容,想讓他驕傲、讓他開心。

「妳來了。」對方的聲音在風中迴盪,她知道,那是他的魔術之一。

是啊,我來了。她沒說出口,卻用力地向他奔跑而去。
沒用上自己族人引以為傲的體力和奔跑的能力,她像個人類,用人類的方式追著他。

等到奔跑到對方身邊早已氣喘吁吁,臉上的淡妝估計也花掉了吧。
雖然沒流多少汗水,但用人類的方式可不是普通的累人。

 

「好久不見了。」對方露出溫和的笑容,並把原本正在閱讀的書籍闔上,連妲答一向沒多好感的眼鏡也一併拿掉了。幽深的黑眸中摻了幾抹藍色,頭髮也是黑色,是極為簡單又富有張力的顏色。就和他本人一樣。

 

「嗯,」她大力的點頭,雖然很不好意思,但妲答總有種面對他就是一個還未成熟的小孩子一樣。但她不在意。「真的很久沒看到你了!」

「什麼呢,這句話我要原封不動的還給妳哦?」男子撥開少女擋在臉上的棕色髮絲,並湊近她,在其額上吻了一下。


「又不是因為我……」妲答感覺到自身的溫度正在上升。什麼嘛!只是被親了一下額頭欸!

「我知道。」男子嘆了口氣,擺出無奈的神情。「但也不是因為我。」

兩人都很清楚。是關於妲答的家人。

「又沒關係!只要我們在一起就好,此時此刻。」妲答回應對方似的,舔了一下男子的指尖,淘氣地笑了,卻又說出這樣令他動容的字句。

 

「嗯,此時此刻。」他撫摸戀人柔軟的髮絲,安撫的說道。

 

少女任由對方摸著,爾後卻又蹲了下來,拿出男子在樹後藏著的野餐籃。

「我餓了!」

男子啞然失笑,「這麼快?」

「十點了不是嗎?」妲答理直氣壯的說,「是早餐時間。」

「我就不相信妳沒吃。」男子打趣說。

「為了你我什麼都沒吃!連隻老鼠都沒吃哦~」少女笑嘻嘻的回答。

 

「妳吃老鼠嗎?」  「怎麼可能,不吃啊。」

「……」

少女哈哈大笑之後放下了籃子,「我的確有點餓,但我還不至於笨到吃掉等等要吃的午餐。」

男子翻了個白眼,「我怎麼認為妳這小狐狸挺傻的?快來吧,給妳看看這個。」接著,男子拿出剛剛正在翻閱的書籍,迅速找到剛剛有做標記的頁面,指著並說道:「妳看!這個是人類目前最新的醫學技術之一呢。除了眼鏡之外,還有一種叫做隱形眼鏡的東西。而且這可是一般人類發明的哦!不是我們巫師呢,他們很厲害!」

妲答「呿」了一聲,「就知道你只對這個有興趣!」

男子不好意思的笑了,「又有什麼關係?我們自認不一樣是因為我們和一般人類少了點什麼、多了點什麼,感到羨慕罷了。我們沒辦法碰觸科學、沒辦法參與理性和現代知識的討論、沒辦法使用這種東西讓人類變得更美好,所以當然會對別人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感到有興趣啊!」

他現在的笑容讓妲答有種看到他倆第一次相遇的那個樣子──

一個青澀的男孩子。

「喔~好吧,我看我就姑且看看好了。」少女眨了一下眼睛,調皮地坐在男子的旁邊。

男子露出被拯救似的笑容,看起來不只是喜悅了,簡直是讓妲答有種他得到救贖的感覺。
他指著頁面,低聲念著什麼,倏然地,妲答看到一個有如水晶做的立體頁面憑空浮現。

這樣的頁面是透明的,就跟她偶爾會在人類都市看到的「電視」一樣。不過這是更神秘的科技──魔法。
她覺得有點可笑,為什麼戀人覺得自己的能力是過時、是可怕的呢?這可是極為少人能夠擁有、能夠學習的技術啊。

 

「妳看。」男子溫柔的說。

 

妲答看了。那是一片類似薄膜的東西,她看過,因為她之前原本有想要配戴過,即使不需要。
那種東西很簡單,卻得小心,一個不注意或是買到品質不佳的還有可能永遠失去視力。
而使用方法就只要把眼睛睜大,指尖放著那薄膜,然後讓其與眼睛接觸,直到類似跟眼睛表面融為一體就好。
其實只是一種把薄膜放到眼睛上,以改變瞳孔顏色、或是不想配戴眼鏡,愛美的人用的東西罷了。

她再次認為戀人傻的可愛。只有在這種時候她才會有種在跟小孩子交往的感覺,不討厭,但常常感覺到有點好笑。不過嘛,她歪頭看著熱切解釋的戀人,巫師都住在沒什麼人居住的地方,來的資訊雖然不至於過時到哪種地步,不過以自己戀人那種「宅度數」……只恐怕是一般都市小孩知道的東西和科技,她的戀人還未必知道呢。

沒差啦,反正他這樣很可愛。妲答在心裡面這麼說。

「妲答?妳有在聽我說嗎?」男子不太滿的皺起眉頭。

「當然有!『美瞳』嘛,很神奇哦!」她說出戀人想聽,自己也不會感到罪惡感的話語。

「妳戴過嗎?」男子熱切的眼神讓她無法搖頭說不。
「是嗎?怎麼樣?很厲害嗎?」

「……噗,還好啦。我的眼睛受不了那種東西就是,畢竟我不是人類啊。」妲答瞇眼笑了出來,那是不含嘲諷和厭煩的笑。

 

「噢。」男子現在像隻失落的小狗,跟原本自信又儒雅的那個模樣甚差之遠。「好吧,不過我還真想親眼看看呢。」

「什麼?」妲答愣了一下,「都市的店有賣啊,怎麼不叫我幫你買一個看看呢?」

男子輕咳一聲,「我──不想讓妳覺得我很遜。但妳都看過了……」他又嘆氣,「我早知道就該放下自尊請妳去買的對不對?」

「哈哈──都可以啦!沒什麼差別的!」妲答抱住戀人,並蹭了蹭──應該是在腰的部位吧?

「我覺得有差啦……算了,妳都這麼說了──等等,是我是小孩子還是妳是啊?放手啦,先吃東西好了。」

「對吼。」妲答歪頭,其實戀人的年紀比她小了點,當他還是個男孩的時候她就是長這樣了;等到他年紀稍長,自己卻還是沒什麼變……。

 

「就說吧?吃嗎?」男子從野餐籃拿出一個三明治,裡面沒有肉,只有馬鈴薯和生菜、番茄、起司之類的,他記得妲答正在進行類似減肥的禁肉活動,所以沒準備肉類。

 

「沒有肉嗎?」  「嗯,沒有。」


「呿~好吧~」少女嘟起嘴唇擺出有些不滿的表情,可是還是張嘴把食物吃得一乾二淨了。在對方的手上。

 

「妳這個壞習慣還是沒改掉啊?」男子苦笑,手上還有些許口水呢。

 

「沒有打算要改掉!」少女嘟嘴。


兩人相視,後來爆出一陣大笑。


開開玩笑,也把食物吃光了。妲答現在覺得無比滿足,能夠躺在戀人的身邊,靜靜地聽著對方的呼吸,且自由的生活在自己喜歡的地方,又加上吃飽喝足……她感到幸福。

 

「欸。」對方開口,雜亂的黑髮上還有幾片樹葉。連他的眼神也變得狂野至極,像是被解放了一樣。

「嗯?」  「妳有打算嫁給我嗎。」

妲答愣住,原本躺下的身子又猛然坐起。
「什麼!?」

「我說,妳有打算嫁給我嗎。」男子認真地又重複一遍。

「為什麼……想娶我?」妲答呆然的問。

 

「因為愛妳。」男子嘆了口氣,神色緊張。

 

「……你要怎麼克服我家人、還有世界?」妲答一股腦兒的想把所有的話說出來,「光是這樣還不夠吧,還有其他的……你怎麼能夠、我是說──你確定嗎?」

「嗯,思考了五年吧。」
那正是他們從第一次相遇到現今──。

「噢,讓我想想。」她露出虛脫般的笑容,卻感覺心頭上有什麼正在冒泡。

因為愛妳。這四個字是她聽過最美的話了。






+*+*+*+*+*+*+*+*+*+*+

甜文不解釋~~>______<
BGM是Jonas Brothers的Neon、The World、Wedding Bells
字數:4311

這個題材我還蠻喜歡的xDDDD
接下來會是一連串的三題故事~歡迎期待A______A)b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