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題故事  年歲 / 鉛筆盒 / 鏡子 (BL)


*
月牙點文
*(
)天然忠犬系學長 V.S. 殘念傲嬌系悶騷!

在那樣寂寞的時日中,我遇見了你。

翻閱著年曆,上面有一天是你的日子,專屬於你。

……不知道該怎樣命名的日子。


踩碎的玻璃聲應該算是我耳邊聽到最銳利的聲音還是最溫和的呢?
我沒有時間去想。

 

奄奄一息,理所當然的;我抬頭,微瞇的雙眸看到互相鬥毆的場景。
是血吧。我把思想中心轉移到自己身上,感受到口中有一股甜腥,不算太淡,不知道我嘴裡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其實我不會討厭血,看到血漬也不會放聲尖叫,將來雖然沒有想當醫生的意願,卻對醫學有極大的興趣。

 

「你還好吧?」我聽到有人這麼說道。
我沒事啊。我想這樣放聲大喊甚至是使出最大的力氣用力的喊叫,但我出不了聲。
連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了啊,你不懂嗎?我還是想要說話。

 

「哇!你的傷勢還不是普通的嚴重欸!我送你去醫院吧?」這個陌生人對我大喊。這下可好了,一個大男生竟然要另一個大男生扶著什麼的,丟臉。


「不……」我沙啞的嗓音讓我夠痛苦了,沒想到這個白癡還誤會了。「什麼?什麼補啊?補習班?還是你是說布?你有東西掉了嗎?眼鏡布?」

幹。我想罵髒話。

結果只能搖搖頭,或是頷首。
被攙扶他一定也知道這是很丟臉的吧?所以只送我到小巷子。

啊勒勒,感謝你啊呸。
我暗自翻了個白眼,卻沒說什麼。
人總有形象的,連我也不意外。

「抱歉……讓你被捲入這種事件……」拿出剛快速從藥局買來的藥品和包紮用品,那個看起來很呆的人開始幫我弄傷口一些有的沒的。
我想啊,如果是女孩子不就更好了?想想看。這種畫面一般來說都是女孩幫男生包紮啊!傷口什麼的都是交給可愛的女朋友不是嗎!為什麼是我……
第一次那麼想仰天長嘯。

「好了!你還好吧?」對方衝著我微笑,但我感到有點作嘔。
討厭男生。特別是這種的。

低頭看了對方的包紮,意外的還不錯。我突然有種「該不會要好好摸摸他的頭吧?」的想法出現,我是不是瘋了。

啊,差點忘了回應。「嗯,還可以。」

「那就好!對啦,你的東西在這裡。到底是怎樣才會被毆打啊?搶了他們的馬子什麼的?」他還是繼續微笑著,我也越來越想吐……狗咩……
「我討厭『馬子』這個詞。」

「啊?」

「我討厭『馬子』這個詞。」
「呃。」對方看起來快要噎到欸,好棒棒。
他搔了搔頭,髮色有點棕,不過看起來挺自然的。
吶~是真的嗎~髮色~想這樣像白癡白癡的醉漢問問看,但一定會當成變態之類的吧。還是算了。


「抱歉。」他說。
「喔,沒差啦。反正以後也不會再見面,不用特別記得這種小事情。」痛楚不知道怎樣,開始減緩了,講話倒是變得清楚勒。
「啊,知道了?」幹嘛用疑問句啊你是笨蛋嗎。

 

「嗯。」我點頭,再次聲明人都有形象。

「那麼、我走囉?」 「呃,好,謝謝。」

對方用一種流浪小狗的眼神看著我啊媽媽。

 

「請問……你還有事情嗎……啊啊!」他媽的醫藥費!「這些東西的錢──」重點是他媽的我為什麼要留下來讓他包紮啊啊啊啊拎北的荷包啊啊啊啊啊我在智障什麼!!!!!!!

「啊?沒差啦,我家就是那間藥局。可以自己拿來用。」他又露出燦爛的微笑。「我跟家裡說有朋友受傷了,又不肯直接過來店裡,就去拿了些藥品。怎樣?很有用吧!」


……噢天啊誰詛咒我了!老天爺!!!!!!!!

「嗯呃……謝謝。」勉為其難的接受。這語氣太讚了~嘿。
「嗯嗯!不會啦!你是三中的學生吧?我是東高的~之前也是讀三中哦!算是學長吧!」
又是那種微笑,這個男的一定很用女人緣啊嘖嘖。

「所以要說學長好嗎?」我抿出微笑。

「咦咦?別那麼見外嘛!」我看到他原本要伸出來拍向我的背的手默默的又縮回去了,看來是還記得我受傷的樣子……對方狀似害羞的搔了搔頭,看來應該是天然呆不然就是很恐怖的腹黑。等等,我思考這個做什麼?

我掙扎的起身。「是嗎?那麼也可以稱呼為學長囉?學長慢走不送,我先失陪了。」盡力的回復成淡然的語氣,顯然有了明顯的效果。
看見對方一副小狗臉的表情讓我有些許的不安,這個人該不會是想跟著我吧?拜託您老行行好、快離開!我連你的名字都不想要知道啊啊啊啊。

「呃。好吧,你確定你行嗎?」這句當然是客套話了。這傢伙……十之八九一定會跟著我!
「嗯,是的。可以的。學長你還是快點回去吧。」我開口回答。

 

對方突然不再訝異,倒是露出一副奇怪的微笑衝著我靠近。
「!!」實實在在地被嚇到了。但表面上應該還好?
他輕笑一聲,那個樣子真的很不像是剛剛我所看見的天然;兩個人都距離都快可以接吻了,耳際也以毫釐的距離差點碰觸到。我要女孩子啊!你滾!
「欸,我說你啊。」他低語的聲音挺好聽的,吹出來的氣息噴在我的耳朵上……我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就臉紅吧?「該不會、是傲嬌吧?」

什麼?




「抱歉就這樣把你帶進來了。」溫和的嗓音跟剛剛吹出來的、那種接近耳邊的完全不同。我感覺腦袋有些恍惚。卻還是回答了。
「不,哪裡。」


其實只是因為他剛說完話的時候我不知怎地就昏倒了,據說是用公主抱的方式抱我上去的,原本是說父母都在的吧?屁勒,根本是一個人住。藥局只是旁邊鄰居兼房東的店面罷了!藥的錢好像是可以不用付,但他還是用賒帳的樣子。

……為什麼我會知道那麼多?
啊啊啊啊我真的不知道啊。醒來的時候只有一張紙條跟身處陌生的環境,還害我差點以為自己要被強姦一樣嚇個半死。
看完紙條之後心情也還是沒平復,真不知道該說眼前這個人是純真還是陰險啊?

簡直就是把人綁來家裡然後說聲對不起一樣!
更何況他還沒說對不起!

我忿忿地咬下雞腿,附近的便當很便宜,我有時候也會去這附近買。雞腿便當只要55元、排骨50元、蝦捲65元,算不錯的了。

「那個,抱歉。」好吧至少有來個道歉……喂!

「你要我說『沒關係』嗎?」我已經不想好好應付他了,讓他知道外表看起來一臉純潔、舉止看起來溫吞的學弟不是什麼好惹的!反正我也不認識他,就算被知道了自己的真面目也沒有差別。

「呃。」你怎麼那麼喜歡「呃」啊?是腦子有洞還是全身上下只有一個字「呃」在血液中流動啊?蛤?蛤?你說啊!──好想對他說這些話。

忍住。你要忍住。我不斷對自己這樣說真是蠢死了,但也沒辦法……我開始有點擔心自己有可能會出手揍他。雖然打人的力氣沒有說很大,但用點小技巧就可以讓別人嘗到怎樣才會更痛。


「算了。謝謝你的便當。」我在思考的同時也吞下最後一口飯,啃著雞腿,口齒不清的對他說著。這傢伙估計算半個笨蛋吧,應該也沒多少錢,畢竟還要賒帳嘛。

──可是!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會還他便當的錢的~!

「不會。好吃吧?」這是怎樣。要開話題嗎?
行,陪你耗。耗到我啃完雞腿為止。

「嗯,這家我有吃過。算是手藝很好,但沒有特別貴的便當店了。」嘿嘿,第一次對你說那麼多話哦!不驚訝也要感謝我了吧!

「是哦?你也這麼認為啊,太好了。」他露出慶幸的微笑,該不會是覺得我已經原諒他了吧?啊啊啊、那還真是該死。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