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線

 

 

怎麼樣才能算是一條
合格的白線
在窗外窺視  而被賞了罰單
被逮捕只是三小時後的事實

怎麼樣才能算是一條
違規的黃線
在門邊偷看  而被視為可疑分子
被辱罵不過是二十五分鐘後的聯想

怎麼樣才能算是一條
警示的紅線
在鑰匙孔邊瞇眼  而被大聲疾呼成怪胎
被毒打應該是十七秒前後左右的惡毒想法

那樣能才被世人接受
可是  什麼是世人?
太過清晰到了一個模糊的地步
世界被掌控著

透過的視野讓人流淚
卻發現體內連血液也滯留殆盡
想要大聲呼救
卻發現口中能發出來的聲音只有不符合自己的謾罵

用混亂的字句簡單的組成
真理這麼產生  使用不固定的詞彙
把三句話縮減  人也跟著縮小
總有一天預想會變成事實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