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新系列中的第二篇,感謝積稿。
因為有些事情耽擱了放文的順序,在這篇文章中請把這裡當成星期日吧。

 


愛→ o
官能反應→ x

20

 

妳低頭笑了,指責我說我們能永遠。
我沒說什麼,蹲下來,摸了摸妳冰冷顫抖的指尖。
從不相信承諾──借錢也只借一百塊以下的金額──做事一絲不苟的妳。
現在必須說著相信我。
這是多麼痛苦,是吧?

「沒有什麼永遠的,你知道吧。」
「嗯。我知道。」

「我的信條你也很清楚吧。」
「嗯,很清楚。」

妳嘴唇發白,像是恐慌症發作,平時意氣風發的姿態,現在比小女人還更加脆弱。
怎麼了,怎麼了,怎麼了。

「那為什麼這麼說?」
我答不出來,為何說永遠,為何說遠景一片美好。

妳沒有流淚。
笑得跟家園被大水淹沒、家人顛沛流離一樣,那才不是笑。

「我喜歡妳。」
「我知道,我也是。」
但妳掙脫,一去不回。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