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繾綣且冰冷

當我繾綣且冰冷
手腳受凍
我曾記得冰層彌封的書信的味道
也曾記得詩怎麼道盡一切
卻將你雙眼蒙上

如何在心頭種上黃色向日葵
且冰冷的燃燒
你放聲吶喊
用極為尖銳和無人能懂的
模式去追尋

當我發現你不會寫詩
窗外不曾下過雨
而搖滾還在悶悶播放著
我聽不見
也看不到
所謂的旁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