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笑容,好像某種慵懶的陰影;我的目光,不曾放開和你相處的縮影。

 

 

 

 

 

我一隻手撫上這冷冰冰的玻璃,在這個炎熱的夏天中,這個在咖啡店當落地窗的冰涼玻璃顯得特別珍貴。

 

「小梨!這樣很蠢耶!」好友天天笑著,我現在才發現我已把雙手和半邊臉貼在玻璃上了。

 

我紅著臉讓自己離開玻璃,微微苦笑。

 

「沒辦法!很熱嘛!」

 

我盯著眼前飲料,微微的陽光透進來,照在飲料杯面上,粼粼水光像是從小在家社區旁的鯉魚池一樣,陽光撫上水的美好,光雖有點刺眼,但我不曾厭惡過。

 

 

 

 

 

天天微微啜泣著,淺灰色的大眼沾染了杳杳的水氣,這個不常在人面前低頭、哭泣的天天……只因為一個不珍惜她的人而落淚,連我都覺得那個男人太欠扁了。

 

「天天……」我試圖安慰她,她舉起手我要作罷。

 

「有機會,我們再去揍他就好……小梨?你男朋友不是北上來台北嗎?」

 

我在心中微微一笑,但我的表面情緒倒什麼都沒有。

 

我跟他的關係,講好聽一點是男女朋友,講難聽是沒有任何承諾的親密好朋友,正確來說,我們是「友達已上,戀人未滿」,不過沒什麼曖昧氣氛就是了……

 

我對天天點了個頭,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做,但天天知道我是要表達什麼就好。

 

 

 

 

「我從來就沒有追到你過,你也從來沒有想要去追我過。」

 

 

「小梨!」你喊著我的名字,你看起來也沒變什麼,皮膚倒是曬黑了些。

 

我向他的地方揮一揮手,你笑著說:「台北好大啊!跟墾丁差好多呢!」

 

你的笑容還是,這麼爽朗……

 

這麼自我……

 

  

  

  

  

  

  

+*+*+*+*+*+*+*+*+*+

這是第一次寫三題故事,有一點短......

雖然我還可以繼續寫下去 ,但還是覺得讓結尾就停在這裡才是最好的。

 

文筆不好,請笑納。

 

 

 

咱在2012/7/12筆下

‧流翼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