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1:是脫稿的意思。

 

終於表符啦啦啦  

我終於脫稿了耶!!!!!!!!表符啦啦啦 

 

 

+*+*+*+*+*+*+*+*+*+


今天剛好是截稿日,而我剛好也在主催大大的"不急"下寫完了稿子,並且拿去了千葉印刷廠。
真的很謝謝幫我們處理稿子的大大(?)/小姐,處處的不合本子原本的一些規定,實在是對不起了!
然而落花大大堅持處理稿子的部分,所以今天去了這幾個小時其實......有點廢w


總.而.言.之
終於要回歸原本的進度囉!!


目前依舊照著置頂的連載文方式運轉,
大概明後天就開始看到愛麗絲囉!
黃下亂人的部分則是會在這個月完結,開始進入下一部作品──「花開花落系列 部一淵流」



接著是我有點無聊www
FB專頁滿100人開始短期連載【花開花落】部一男主角.異的故事!!
每一篇回覆留言的第一個人可以指定主題哦~

+*+*+*+*+*+*+*+*+*+*+*+



然後因為版主太高興,所以下收「假.義 第一章」不完全章!~
(這個理由也太爛#

↓看完請給留言唷↓

 

 

 

XCh.1  What’s the self ?

 

 

 

 

 

 

輝煌年代下的光景

彼岸笑容  被遺棄的救世主兒子

承受其父  以其為名

洗刷冤屈  在他幼時的榮耀名譽

 

                                 ──《英雄歌》


不在意到底有沒有下一餐,他大口咬下多汁的水蜜桃──那是從別的農莊偷來的──果實新鮮又多汁,甜美的汁液滴下。他抹了抹嘴。

已經習慣偷兒生活的他,對於此事一點都沒有感到罪惡。

數了數,大背包裡面的食物已所剩無幾。幾塊黑麵包、幾片起司、半條火腿……對自己的一餐已經算是很好的待遇。

但不夠。


「啊~」嘆氣,皺著眉頭。一向都是把傻里傻氣的笑容掛在嘴邊,但為了食物他總可以把自己當作憂鬱的吟詩者──看起來好像半輩子沒得到過一次好待遇似的那種人。

 

他的名字叫做蓋恩。

這個名字或許在角落的酒吧遭人論談、大肆宣揚,又或是在街頭的藝人口中得知這樣的一號人物。不管如何,「弒義者蓋恩」這個名號一定有聽說過。不論何處,至少大概知道有這樣的一個人。

 

──弒殺一切假性正義之者。這就是他的名號。

被人們說是幫父親洗刷名聲等等的,絕對不會是他做事的理由。那樣太……戲劇化了?雖說有這樣的人,但蓋恩可斷定自己絕不可能是這類型的人。

怎麼說呢?就算平常看上來一副嘻皮笑臉的傻樣,但實際上也這樣的話,是連出名都做不到的。他很確定,畢竟他想要的就是出名,當「英雄」。

不得不說是父親給他這樣的一個夢想,說成是仇恨也沒問題;他還記得小的時候,父親也是被稱為「勇者」的一號人物,即使他是「前線的可憐勇士」。

不管如何被取笑,蓋恩還可以想起父親那帶著無奈的笑容,摸著他的頭說「沒關係」等字眼。
每次這樣的安慰都這令他火大!父親不怕被取笑但他怕!當個勇者、英雄的跟班就這麼好嗎!


蓋恩很憤恨,從小決定長大千萬不要做像父親那樣、溫和懦弱的人。

 

現在的他……應該說之前的他吧?的的確確是過著那種英雄般的生活──雖然從小就幹粗活,但也偷偷地看一些相關書籍強身健體,為了就是有強壯的體格,「保家衛國」感覺有點太害羞了,大概就只是因為有興趣吧。
而魔法什麼的,蓋恩倒是什麼都沒想過。自己還是在一次出遊才看到別人表演真正的魔法,進而得知有這玩意兒。

 

在鄉下,隨便什麼魔術都有可能被說是「魔法」,但略懂皮毛的蓋恩在那次經驗後就知道,魔法不是這麼運作的。

魔法在西方的國家的操作方式有兩種,第一種是使用媒介(例如法陣或是符咒)進而把體內或是大氣中想要引出來的元素分子拿出來使用;第二種就是先天選定的,這類型的人物通常能控制自然界的元素(如風、水等元素),因而又被稱為「操縱者」,且能達到頂尖可說是非常困難的。
然而在較遠的東方大國,則是有所謂的「神能者」。他們能做的能力範圍很大,操縱的東西也不一。是很神秘的魔法種類。這種類型的魔法通稱為「超能」或簡稱「能力」,據說這種魔法能力消耗得比較快,但如果是對先天因素優良的人,這種小問題根本不足以為懼。

 

是和西方的魔法並為兩大種類的法術領域。

而蓋恩……這兩大種類他都不會,只能理論講訴而已。
頂多只能使使簡單的小法術而已,是屬於後天能力變化而成的,他當初也是花了很多時間才學會完全。


 

「那個、」有些突兀的孩子嗓音從前方傳到耳際,「請問你是弒義者蓋恩嗎?」聽聲音,看來是一個小男孩吧。蓋恩閉上眼睛想著,然後他後方站了一個瘦弱的小女孩……蓋恩彷彿能聽到女孩的咳嗽聲。

他睜開眼,「是又如何?不是又會怎麼樣?」

這種玄虛的東西小孩子當然不懂,蓋恩理所當然地想著,自己的雙眼看起來不像原本他所想那般的渾沌?

「如果我回答你又如何?」稚嫩的嗓音說出了他原本沒有想過的話語。

他皺眉看著男孩,金色的短髮配深紫色的眼瞳……很不對勁,非常不對勁。

男孩穿了一件看起來稍嫌破爛的上衣和短褲,但外面套著的黑色大衣看上來卻非常新穎。感覺很貴的樣子,倒是和他鮮明的深紫瞳非常搭配。

 

蓋恩思考了一下,也順便打量對方的外型。「那我……呃、要吃嗎?」蓋恩舉起手邊的袋子。

 

男孩似乎顯得很無奈?「好的,謝謝。」他接過麵包,「紫雅?要吃嗎?」蓋恩很篤定男孩說的是他剛剛感應到的女孩。

「不了。」一個飄渺的聲音說道。

蓋恩早已習慣奇怪的事物了,對這種特別的聲音,他也沒有感到很訝異。只見男孩點了點頭,撕下大約二分之一的麵包,然後還給蓋恩。還很有禮貌的說了謝謝。

「啊、對了,」男孩很不客氣地大口咬下麵包,略粗糙的口感讓他更是大口吃完麵包,「有個人要找你。」

「不好意思喔,小朋友。」蓋恩使出他平常遇到麻煩或是纏著他的人會用的溫和語氣對男孩說道,雖然這樣可能讓人認為他是甚麼怪人「大哥哥現在很忙──」

 

「框啷」的一聲。男孩手上……不,應該說有一塊木板懸浮在男孩手上,而蓋恩的黑髮上很幸好的沒有任何血跡出現,不過明顯看的出來頭上有一塊腫包。

啊,人是他打的。

「就說了不行用打的啊。」飄渺聲音的主人來到男孩旁邊,「這樣不就要使用能力了?會被看到的,利特。」說話的女孩穿著一身紫與白的服飾,沒有特別加上珠鍊的頸子、手腕、手指都非常修長美麗,臉龐看起來就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一般美麗,且顯得成熟──雖然臉蛋是稚嫩的女孩模樣。

「抱歉、抱歉,」名為利特的男孩搔了搔頭,把仔細磨好的隨身木棒收回身後的袋子,由於角度問題,面對面相看是看不到這個顏色不起眼但卻大的異常的袋子。
「不過我人都打了耶?話說這個明明叫做大叔。」利特輕踢蓋恩的小腿側,對於剛剛大哥哥的說法感到不太滿意。

剛剛被利特喚為紫雅的女孩嘆了一口氣,「我知道。那只好小心的使用能力搬運過去了,畢竟這個人一看就很重的樣子。」

一得到女孩的首肯,利特揮手,非常開心的使用「能力」。依照剛剛攻擊蓋恩的方式,利特是只要熟知「神能者」的人就能一眼看出的風系能力者。

如果再細分下來,利特應該是懸浮類型的初等能力者。
年紀的影響對能力者可說是非常大的,像是這樣的孩子越小發掘能力並加以使用,未來可說是潛力無限──以上是女孩紫雅的想法。

男孩和女孩其實的相遇時間並不長,所以並不清楚雙方其實真正的力量到底有多少。

 

 

「好了。走吧?」男孩一手使用懸浮的能力舉起他所謂的大叔,另一手牽著女孩。「幫我把風喔。」他提醒紫雅。

「唉,知道了。」



蓋恩一醒來就意識到自己真是衰透了。

全身被五花大綁就算了,他寶貴的行囊啊!他裡面裝著食物跟水還有錢加上一堆有的沒的行囊啊!

眼睛並沒有被蒙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整個環境。

他用看的環顧了一圈,很好,沒有他的行囊。他憤恨的咬牙,沒想到現在小孩這麼沒道德!給了你麵包還不夠,連我袋子都要拿走會不會太沒品了一點!
不過幸好,這裡看起來並不像是破破爛爛的山賊窩,他是不知道外觀怎麼樣,但就內部、他現在所待在的地方來說,這裡很乾淨。雖然有舊東西,可是卻被擺放的整整齊齊;雖然沒什麼燈光,但隱隱約約可以看出有很多值錢的東西……

蓋恩嘆了一口氣,「喂?有人在嗎?」聲音並沒有如他所想的產生回音,應該是個小房間。他想。

如他打算的沒有人回應,蓋恩試探性的拉拉自己手上的繩子,很好,很堅固。掙脫起來才好玩。「喂、連隻小鬼都沒有嗎?」他大吼,本來就不是多紳士的自己吼起來真是大聲。

還是沒有人回應。

蓋恩瞳孔睜大,深棕的眼睛竟然有逐漸變成灰銀的錯覺。

「我再說一次,抓我是怎麼回事?你們這群綁!匪!」他深深地吸一口氣,「給我滾出來啊!!!!!!!!


「夠了。你好吵。」從蓋恩的前方突然出現一道人影,深黑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竟然起了呼應,閃閃發亮。由於對方是站著的,理所當然比蓋恩高,但蓋恩依稀感覺對方只是個小矮子。……不對,是小孩子。

「怎麼了?吵到你了嗎?」蓋恩轉向對方的方向,露出一個極為燦爛的微笑。
這麼多年以來,就算是極為純真的心靈都會被這世間的黑暗沾染灰塵;蓋恩也從什麼都不願意去欺騙的小鬼變成一個會裝模作樣的大人了。

 

「你會音爆魔法?」深黑眼珠的男孩突兀的說道,他的聲線是一種稚嫩卻又沙啞的聲音,聽了怪不舒服的,像是隨時會被這個小男孩掌握在手中,當作傀儡。

 

「不,我不會音魔法。」蓋恩終於鬆了一口氣,身為『伸張正義者』的他,雖然常常會遇到一些有的沒的很奇怪的綁匪,但如果是處於一個完全沒有人、被當作廢棄物的存在的話,他還是會害怕的。

 

「我是說『音爆』。」男孩顯然對於蓋恩打混過去的態度感到很不高興,「真不敢相信你是那個弒義者啊,感覺好弱。」男孩說完最後一句的同時露出一個邪氣、鄙視的笑容,燦爛程度根本不能跟蓋恩剛剛的笑容相比,是極為嘲諷的笑。

 

「我是很弱啊。」蓋恩也很不開心的說著,想要笑卻又覺得不太像自己的作風便罷。

 

「自己承認了嗎?」因為男孩是從上俯視蓋恩的,所以態度也顯得更加不可一世,「我的名字,叫做奇德。是個死靈法師。」

 

「奇德?死靈法師?」蓋恩略驚訝的看著男孩,「但我是活的,幹嘛找我做你們這些怪人的非法勾當啊?」死靈法師蓋恩不是沒有聽過,而是聽太多變才會感到驚訝。

 

死靈法師,顧名思義是做關於「死靈」的相關工作。
通常做這類工作的人被稱為「不祥」,因為長久下來跟死者打交道,所以人都變的怪怪的;身上還會有股一般人聞不到的──地獄的味道。
死靈法師這類族群的魔法極為高強,不管是東方大陸還是蓋恩所居住的西方大陸,都有類似死靈法師的人,他們魔力據說是和惡魔打了交道才會源源不絕,蓋恩還聽說過有些消息指出死靈法師除了違法行為、連人都吃。
──當然最後一條是假的,蓋恩為了這件事情調查過,還認識了幾個不錯的傢伙。

 

「不,這次來找你這個傢伙只是為了一件事情。」名為奇德的男孩開始慢慢往後退,「欸、紫雅?」他對著空無一人的地方說道,「轉靈師大人準備好了嗎?」

 

「是的。」飄渺的嗓音比奇德怪異的聲調還要舒服好聽,且蓋恩一聽就認出來那是剛剛拿他麵包小鬼旁邊的女孩。

 

突然,蓋恩感覺到一陣陣不尋常的波動正往這邊前進。
他睜大了眼,這種因為「工作」和「義務」所訓練出來的直覺讓他可以感覺到──有莫名其妙的東西要來了!

 

「喂、什麼是轉靈師……!」發覺事態嚴重程度出乎自己想像的蓋恩大吼,「你們想把我的靈魂做什麼改造?」

──就算不知道什麼是轉靈師,但想也知道一定是要對我的靈魂動手啊!混帳!

 

 


經過一番糾纏,蓋恩還是很不爭氣的被打昏了。

 

被稱為轉靈師的人物依舊披著兜帽,在那位人物身後的是臉上有些許血跡的奇德、手上懸浮著木條的利特,以及穿著一身紫白服裝的紫雅。

 

「大叔……打人還真痛啊。」利特臉上有一個大大的瘀青,連被影子遮住的手臂上都是傷痕。

「那傢伙體力倒是挺行的,我收回剛剛說他很弱的那句話。」奇德「嘖」了一聲,擦掉鼻孔流出的血跡。

「煩擾你們了。」紫雅嘆了口氣,因為受到利特的保護,所以連點擦傷都沒有。

 

剛剛的打鬥都讓這群孩子對這位「弒義者大叔」有了不同的印象,光是綑綁的雙手攻擊就已經很厲害了,但對方還可以嘴裡咬著不知從哪拿來的劍攻擊兩(三)人,且不在乎對方只是幾個小孩子。
利特其實算是三人中最有武打實力的人,但為了保護剛成為搭檔的紫雅,所以身上掛的彩也就變得最多;倒是奇德,骨子裡的自負讓他根本不想動手,但蓋恩好像故意的衝著他來,他也不得不開始進行閃躲和攻擊。

 

不過,奇德其實就如同外表一樣,是個嬌弱的貴族子弟。若不是他是一個死靈法師,那大概實戰上場的話他會是第一個死的。

 

「怎麼樣?這個身體可以吧,轉靈師大人?」奇德對著黑色兜帽說道。

 

「啊、非常剛好呢。」出聲的嗓音非常柔美,卻又有歷經滄桑的沙啞。是非常有魅力的女性嗓音。「謝謝你們了,利特、紫雅。幫我跟團長打個招呼吧?錢我先給他了。」

 

利特和紫雅並不屬於這位轉靈師大人的團體,是另外從傭兵團找來的天才兒童。

 

「好的。」紫雅點頭。

 

「那麼,這個大叔您要怎麼處置呢?大人。」利特對於「這個大人」抱有敬意不是隨便而來的,除了和自家團長交好之外,這位轉靈師還是遠從東方的秋田之鄉來的有名法師。好像各國的某些高官達貴都會找這位大人算命占卜,很顯然除了「轉靈」、「下靈」、「喚靈」這種靈魂相關法術外還會其他的命理法術。

 

「大叔?呵呵呵,這位利特你所說的大叔啊,可是跟我差不多年紀唷?」轉靈師輕聲笑道,語氣沒什麼讓人害怕或感到不妥的因素,應該是沒生氣。

 

「啊、十分抱歉。」利特解除施在木棒上的流動風因子,很正式的鞠了個躬。耳邊還響起了之前團長對他說的話──『如果你敢讓轉靈師那傢伙生氣,我看我連處罰你都不用了。因為你大概已經死了唉。』

 

「沒什麼的,看來你們團長把我想的很恐怖?」親切的笑語,溫和的聲音。──是很讓人放鬆的條件之二。

「並無。團長說起大人可是滿滿的讚嘆呢。」紫雅出身貴族,就算是已經沒落的貴族依舊不會忘記禮儀的,因此紫雅對於交際可說是非常擅長。

 

「喔?妳還挺會說話的嘛,小女孩。」轉靈師苦笑說道,「你們團長是什麼東西我不會不清楚嗎?不用說這般好話了。」

「是的。十分抱歉。」紫雅也是恭敬的鞠躬。

「不會。對了,」轉靈師示意在旁待命的奇德從剛剛自己揹的包袱內拿出一袋子,「如果有興趣在離開之前幫我辦點事情的話……」

「這整袋的金幣就給你們,如何?」

 

 

 

蓋恩很快就醒了,頭的痛楚對他來說根本是小意思,所以他能夠馬上睜開眼睛,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
這些全都仰賴著經驗,如果不是頭被打得夠多次;他怎麼能覺得那種如似椎心刺骨的重擊完全不足以為提?如果不是自己被綁架的夠多次;又怎麼能馬上判別、掙脫、逃跑,或是制裁對方呢?

──對蓋恩來說,他的優勢就是多到不行的經驗。

 

「啊?還沒進行?」蓋恩低聲說著,當然是只對自己說。

 「大人,那傢伙醒來了。」眼尖的奇德馬上報告。

 

蓋恩的眼睛沒被遮住,很清楚的看到眼前拿下兜帽的女子。
是彷彿純銀一般的女子。

 

    全站熱搜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