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漆成銀裝掛在牆上


我被漆成銀裝掛在牆上
說不定 我被設定成能對你們微笑
但在桎梏之下在風的名聲下
擁有我的人很少
比風滾草還要空虛


噢。
或許我多點裝飾能讓你們喜歡我
親愛的。或許將我整修
修改成你們喜歡的樣子
可能膠狀 可能不

你們的理想是什麼?

拿到了令人驕傲的排名之後用
咖啡牛奶塗成這樣的顏色

有人滿意的噘起嘴巴
有人低頭看著訊息

我漆成銀裝掛在牆上

有沒有裝飾呢 連我自己都很好奇
用銀用銅 用金得發亮的愛包容我

無須用鑽石 月長石
和花的露水 
故作溫柔的擁抱著

事實上牆破了 磚瓦碎了

誰鍍得好好的愛和餅乾都倒塌了
或許我早該被掛在牆上
與鹿角為伍
那麼空氣也能夠原諒我了吧
自顧自的歌唱聲 低聲祈求雲朵可以關上耳際那
被破曉震得哭泣的少年

默默的呢喃

 

我被漆成銀裝掛在牆上
但牆不在了 聲音也消失在梧桐花清脆的樂音之中

銀色的漆斑駁 我原本是什麼顏色的呢?

或許是被白蟻啃蝕的木頭
無法解釋的灰
是不是銀色 對於誰來說是重要的呢
城市崩解之前
請給我最後一個吻吧

當我被漆成銀裝掛在牆上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