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吹著清涼的風

 

心想你剛剛為何要哭?

 

抿著嘴,不想讓你走的任性

 

為了討你歡心而冒險摘下的玫瑰

 

靜靜的躺在桌邊

 

「它在慢慢枯萎,跟我一樣。」我道

 

但它不像你,你如永垂不朽

 

而我就像膜拜你的凡夫般,試圖突破我們兩個的隔閡

 

沒有用

 

 

 

沒有用

 

人終究是人,否?

 

即使你在我身邊

 

但我仍覺得你在遠離我

 

笑容是假,回憶是假的也一般

 

 

不想放開的手,被玫瑰刺到了,多久?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