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禱  pRay
──「虛偽」  楔子


在毀滅的世界裡
勇氣等同於砍殺人民絕望的一把刀刃
引領著腦海中的希望
伴隨著心底滿溢的祈禱
世界將重生

 



這些規條,使人徒有智慧之名,用私意崇拜,自表謙卑,苦待己身,其實在剋制肉體的情慾上,是毫無功效。   ──《歌羅西書》第2章第18-23節(聖經和合本)

 





如果要說這個世界只有黑與白的話,我大概是夾雜在其中的一種罪惡吧。
因為並不存在灰色地帶,所以我自身就成了一種罪惡;就因為是罪惡,所以會犯罪也是稀鬆平常的事情。
但我重要的他,卻不喜歡我這麼做。

 

就像是把一把糞土丟進剛煮好的粥一樣,光看了就覺得噁心、想嘔吐,根本不想去碰了,更何況是食用?而這樣的行為和剩下來的粥物就被稱為「黑」。
又或者。

就像是去河邊拿起髒兮兮的衣物,沾上肥皂,用力讓泡沫和河水的乾淨徹徹底底的清潔它,使它和肥皂一樣乾淨。而那樣的舉動和潔白的衣物就被命名為「白」。

不是「黑」就是「白」。
這個人類社會不存在著如同兩者混合的「灰色地帶」,因為這個就是這樣、而那樣物品又是那樣如此,命名之人認為以現在這樣的社會可能不需要太多區別吧?所以由此將我們分類。
「黑」有「黑該去的地方」、「白」有「白該待著的地方」,這樣的分別並沒有錯誤,就是因為如此正確、如此讓人信服才會使所有人類相信並遵守這樣的規定吧。

──畢竟我只是在做對的事情,並沒有錯。

 

因此,不,沒有因此了。


 

 

若說一般人的消遣是隨便做些無關緊要的事情的話,那我大概就是「白」的那群人,裡面最醜陋的眼中釘了。


「喂!斯郡STREAM──!這次的爆破行動真好玩!謝謝你來幫忙啦,有你在還真是輕鬆呢!」說話和肢體行動都表明了很高興,我看著笑容滿面勾搭我脖子且對我做親密舉動的人。

我並不熟稔這個人,頂多是朋友的朋友吧?現在卻這麼親密的感謝我,看來他真的很開心吶。
順帶一提,我根本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聽過別人叫他「核爆」。大概是綽號,真不吉利。

 

「不會,你們開心就好。」我回答。

沒錯,這次的行動根本不甘我的事情,也只是賣朋友一個人情,幫他們架設炸彈路線之類的而已。不過啊,好像是據說少了我會沒辦法成功的作戰計畫,所以很感謝我吧。
嗯嗯、好好感謝我吧,不然你們也沒甚麼用途了呀。

雖然我個人沒有多討厭人群,但我還是比較喜歡無機物、或是無生命物體(像是機器,吧),所以答應他們有部分也是為了看三望台倒塌爆炸的美景罷了。
畢竟很美,既然有機會看,不看白不看?


外加上這裡並沒有政府。是一個被遺忘的境界,可說是化外之境了吧。
人類雖沒有退步到這種程度,但基本上討厭有人來統治別人的驕傲生物是不可能會提出這種計畫的。
就算要成立好了,該由「白」的極致、還是「黑」的完美擔綱成為主角呢?還是「白」一個、「黑」一位呢?
──這裡沒有「極黑」或是「永白」的狀況出現,或許有,但那種人可能也不想擔任吧。

每個人處於「黑」、「白」之間的地帶是很模糊的,卻沒有「灰色」出現,這方面的討論一直有待商權。在「黑群」之中,也有會為他人著想的傢伙;在「白」之中,也有出現殺機的怪人。

所以我說啊,這樣的定論方式不是太蠢了嗎?
可是大家卻默默的遵守,令人不快。





「各位!今天的行動大成功!」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讓我們持續往『天下一黑』的方向行走吧!」

「是──!!」

如此熱血的對話。
我懂的詞彙並不多,但「天下一黑」是怎樣?天下烏鴉一般黑還是天下人類一般黑啊?
果然是白癡,想著白癡之事。

「接下來,讓我們歡迎這次行動的功臣之一!──來自莫黑莫德的斯郡!」
「!!!!!!!!」

夠了,別那麼大力的把視線往我身上投。

「嗯,很謝謝大家願意讓我加入,我對於這次行動的成果也很開心。大家都非常厲害,請努力加油。」

是很開心。因為三望台爆炸的一瞬間比她建成時還美。

「咦咦這樣就好了嗎?……那麼讓我們感謝斯郡!這次的潛入大多由他一人獨得,實在非常了不起呢。」

等等,你那個像是虛偽官員的笑容有夠噁心的欸?身材不夠好請不要拿出來現,看了就噁心的吃不下飯了。
我,拒絕看他的臉、拒絕聽他的話,吃這裡的食物就好了。



果然是夠長的演講,我吃著雞肉。
現在已經結束了什麼一些有的沒的活動,開始可以拿取自助餐了。
因為這裡大多數都是什麼「瘋狂科學家」,所以不缺資金來辦個餐會。
雖然沒有領導者,但還是有其他職位的。也是有官員的,就是那些比其他「黑白人群」中虛偽的人被稱作官員。

這裡的食物很好吃,至少,不難吃。
去拿取食物的時候也會有服務生幫忙服務,例如舀飯菜之類的,大多數是女性服務生。

服務生的條件:長的漂亮、身材夠好、個性圓滑或是不圓滑(就是兩極)、會服務人

我是不懂「服務人」是服務什麼啦,但看著那些人猥瑣的眼神我就想吐,幸虧那群女生還可以陪笑打鬧,這根本就是最強的特技了。
還有,那群服務生一般都是「黑」,也是有「白」。但不會讓人發現的。


剛吃完一盤肉類,我乾脆直接點菜來吃。這個時候通常都會有人過來說要喝一杯什麼的,這樣可以讓我省下不少錢,喝酒的錢之類的。

還是一群很感謝我的傢伙。
我盯著自己的飯,耳邊滿是感謝的話,我聽多了。

「啊啊、不是的,您的見解才是這次行動的重點啊,我根本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呢。」
一起虛偽啊,來啊,我不怕你。

「才不會呢!先生您才是大師啊,光是這次拆解跟組裝什麼的……都非常令人佩服啊!」搓著手,鞠躬哈腰的樣子好像我多偉大似的。


雖然不討厭,但比起這樣的虛偽我比較需要食物啊。
嘖。

 

 

 

 

 

+*+*+*+*+*+*+*+*+*+*+*+*+*+

不算開坑吧,重寫舊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流翼 的頭像
流翼

透明環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