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他

 

故作脆弱的交談話語
比剛煮好的麵條還要纖細一點
有人願意灌澆相信的淚水
他笑著笑著
雖然被傷害得體無完膚
卻依舊和朋友暢談 輟

飲 口水和 破碎的笑語

 

在敘事一段一段地
漆上水彩的透明筆畫
那樣的筆跡比他的心再堅強一點
他卻怎麼樣都無法接近
門 檻和 人們之間的距離
有人這麼告訴他
你該經過我的同意

誇張的事實和他的表現還比較相符
那麼沉練的表情不適合
好像跟小丑站在同一陣線的


青春說他還在走他的路 

他的步伐
無須在意其他東西

周邊的燈景比他的心情珍貴多了
他懂了世界的意義
不管是什麼樣 孤獨破碎的
心 跳
至少還為自己活著

努力說服自己的他
或許有一天會讓人覺得特別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流翼 的頭像
流翼

透明環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