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風來了

 

寒冷躲在童詩的背後要人們的暖意當零錢花用

 

感冒已經變成家常便飯

 

比以往的更勝

 

比過去的更憂

 

這是好的呢?還是不好的呢?

 

來去匆匆的消息是什麼

 

沒人知道

 

也沒人想知道

 

爭吵的價值變得有些酸

 

時常哭泣的    對我來說是鱷魚的眼淚

 

討厭一直被盯著看的視野

 

可不可以轉過頭來?

 

我想是不可能的

 

國王命令

 

國王服從

 

國王衰弱

 

我等的是可以爆發安史之亂的時候

 

野心的指使要怎麼消化呢?

 

現在是現在啊

 

不管過去的   撒手不理

 

應該說無法理會

 

過去就是過去

 

若不是特別的存在    一切都沒有價值

 

狗兒的亂吠是內心的慌亂

 

想要假裝是正常人的狂熱戲子

 

回到戲裡吧

 

那個一開頭的

 

不想演了就別演了

 

默劇不需要說話啊

 

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在無視身邊的尖叫?

 

 

 

你們才不是好人──!







+*+*+*+*+*+*+*+*+*+*+*+

又放了一篇//

人氣從63多變到6......好複雜啊......


流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